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天使之城的深夜

泰國.曼谷
201628

  夜晚的考山路是個巨大的露天夜店,喝醉的人們從酒吧中滿溢出來,拎著啤酒當街便開始跳起舞來;每間店都放著震天響的音樂,販賣食物與紀念品的小販在人群中穿梭,用不標準的英文大聲吆喝著,這個畫面構成了考山路獨特的風景。

  我在這條路上的廉價旅館已經待了一個多禮拜,這裡到曼谷任何景點的交通都不方便,但住在這裡的人大多懶得移動,他們每天用著最便宜的基本消費度日,省下的錢全部花在酒精上;這些人通常睡到下午,比較早起的會去吃個泰式炒麵搭配按摩打發時間,直到夜晚降臨才鑽進酒吧開始新的一天。

  我在考山路是個相當詭異的存在,每天清晨出門,趁著末班巴士停駛前回來;旅館經營方式原本是每天收取當天的住宿費,但我每天起床時老闆還在補眠、回來時老闆早已出去狂歡,就這樣我積欠了一個禮拜的住宿費,直到有天老闆終於受不了,深夜跑來找我收錢,並把下個禮拜的住宿費也預收了。


  一直想找個機會去看看娜娜廣場,雖然在旅途中和每個人聊到這個想法時對方都是滿臉嫌惡的表情;這裡是曼谷最大的紅燈區,過去是越戰美軍假日流連的場所,軍隊撤走後美軍換成了世界各地的嫖客,娜娜廣場閃爍的霓虹燈招牌從未熄滅。

  這天去朱拉隆功大學陪朋友吃晚飯,聽說娜娜廣場距離學校是可以散步到達的距離,我帶著緊張又興奮的情緒,把重要物品全部用一塊布緊緊綁在衣服裡面,決定飯後去娜娜廣場探險。

  明明距離娜娜廣場還有一段距離,已經明顯能感受到不同的氣息,路邊的招牌多半是魅惑的紅色與紫色、許多穿著迷你裙與高跟鞋的女人四處遊蕩、泰式按摩的價格更是考山路的四倍有餘;我根本不需要問路,只要跟著大批的歐美與東亞遊客便能走進娜娜廣場。


  隨便走進一間鋼管酒吧,一整排的女人只穿著內褲站在舞台上搖擺,極盡所能的展現肉體,她們的胸前都掛著號碼牌,這樣的畫面讓我聯想到所謂的人口市場;這裡的消費模式並不複雜,看上哪個女人只要告訴服務生號碼,他便會把小姐帶到你身邊,談好價格以後額外付一些錢給酒吧便可以帶小姐出場。

  我躲在酒吧角落和幾個中國遊客聊了起來,在這種鋼管酒吧如果沒有進行消費,很快就會開始感到無聊;我們觀察並討論著這裡發生的事情,一個漂亮的小姐整晚被帶出場四次,但大部分的女人卻是呆坐一旁乏人問津。

  我和幾個中國朋友抱著玩興,趁那個漂亮的小姐剛回酒吧立刻點她過來,她和我們聊了兩句發現我們沒有要點她出場的樣子,一口氣把我們請的酒喝完後便別過頭不再理我們,我偷瞄了一下那杯酒的價格,竟然和我在考山路一天的生活費相當!

  不久後有另一個客人點這個小姐,她便興沖沖的離開我們走過去和那個客人嘻笑打鬧;看到這個畫面我突然覺得非常滿足,畢竟這種場合連認真講兩句話都太過多餘,已經見識過不一樣的世界,覺得不再會對這類地方感興趣了,我把今天的酒錢掏給那幾個中國遊客,愉快的走出娜娜廣場。


  正當我踏出娜娜廣場的街口時,一個眼睛深邃的女生突然勾住我的手腕,她看著我說出了500泰銖的價格,聽到這個價格我有點傻住了,以至於被她拉著走了好幾公尺,這才回過神頭猛得搖頭。

  「很便宜的,不然你願意出多少錢?」她拉著我繼續說。
  「不是錢的問題!」我急忙甩開她的手,這已經無關價格了,想起那些每夜流連於娜娜廣場的人們,知道天堂與地獄竟然只在一線之間,我嚇得立刻跑到大馬路攔了一輛計程車。

  司機聽到我要去考山路,也不等我回應,說出200泰銖的價格後便發動引擎;但在曼谷生活了幾天,我知道這個距離跳表大約只要80泰銖,我忙著叫司機停車,沒想到他竟然不理我繼續往前開。

  想起今天的窩囊,剛才甚至差點被阻街女郎給拉近旅館,也不管車子正在行進當中,我憤怒的立刻打開車門跳下車;直接跳進後面另一台計程車對司機喊「到考山路100泰銖你載不載?」,他大概被我當街跳車的舉動給嚇到了,加上這個價錢他還有些賺頭,只見他畏縮的點了點頭。

  車子高速行進在曼谷市區,一下從極度緊繃到現在完全放鬆,我想起今晚發生的所有事情,終於在計程車上忍不住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