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人與人的距離

泰國.丹嫩莎朵
2016212

  在曼谷待了兩個禮拜,逐漸認識了一些朋友,也辦了自己的手機號碼,不需要問路也能輕鬆地靠著公車到達大部分區域,這讓我有了一種隱形的快感;我的東亞臉孔更是方便,有一次和朋友去阿育陀耶玩,我和他們一起買票,結果售票員多找了30泰銖給我,他把我算成本地人票價。

  然而大都會的人們不可避免都隔著一段距離,如果不主動搭訕,很可能一整天也不會與任何人交談,這樣的日子終究有些寂寞,於是我攤開地圖,選了近郊以水上市集聞名的小鎮丹嫩莎朵,準備進行另一場旅行。




  大部分的遊客都只是來到丹嫩莎朵一日遊,搭著遊船看看水上市集,因此這個小鎮並不像曼谷可以隨處見到外國人,也許正是如此,要在這邊隱形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那天早上我背著背包走在街上詢問旅館,由於很少遊客會在這邊過夜,因此旅館並不好找,我接連在烈日下詢問了好幾個人,但他們都只是困惑的搖搖頭;這時一位中年婦女聽到我的詢問,她擺擺手示意我留在原地,接著便回頭往一條巷子走去,剩下我困惑地站在原地。

  五分鐘後她騎著摩托車來到我的身邊,拎著安全帽示意我坐上車,我訝異地看著她,雖然推測她應該是掮客,可是我已經被太陽曬到快要脫水,只好無奈地接過安全帽。

  她連續帶我看了好幾家旅館,有渡假村也有星級旅館,我都只是搖搖頭告訴她我很窮,直到找到一間寬敞乾淨又符合我預算的汽車旅館,我開心的登記入住,轉過頭正準備與她討論傭金,沒想到她卻已經發動摩托車,我連道謝都還來不及說她便騎走,再次留下我呆愣在原地。


  下午我沿著河岸散步,看到一位正在切椰子的婦女,我覺得有些有趣便停下腳步仔細觀看,她突然揮揮手叫我,接著剖了一顆椰子遞給我;我受寵若驚的接過椰子和她聊起天,只可惜她英文不好,我只能拿著相機翻著前幾天在曼谷的照片給她看。

  喝完椰子汁正準備要離開時,她突然嘰哩咕嚕說出一大串泰文,比手畫腳夾雜英文我才明白她說她在水上市集賣椰子冰淇淋,如果明天我們見到的話要請客;這樣的熱情讓我有些無法招架,我只得心虛又感動的點點頭。




  隔天清晨沿著河岸散步到了水上市集,稀稀落落的人們划著獨木舟在水上交易貨物,這樣冷清的畫面讓我有些失落,在我印象中的水上市集,船隻應該密密麻麻擠滿整條運河,我意興闌珊的看著人們買賣日常用品,決定到附近散散步再回來。

  沒想到幾個小時後我回到這裡,觀光客的遊船與販售紀念商品的店家把整條運河塞得水洩不通,這樣的畫面確實壯觀;然而我突然意識到眼前這個景象是虛假的,只有清晨觀光客還未湧入時的水上市集才是真實的,老照片中當地人塞滿河道交易日常用品的畫面早已成為歷史。

  我靜靜地坐在河邊,遠方突然有人向我揮手,仔細一看是昨天請我吃椰子的婦女,她划船過來遞了一球椰子冰淇淋給我,我感激地收下這份禮物,心頭甜滋滋的向她道謝。

  這時我突然覺得想在這座城市獲得的感動都已經被滿足,沒有繼續待下去的理由了,於是便悠哉的散步回旅館退房,跳上返回曼谷的巴士。


  下車前我還用手機聽著音樂,沒想到離開巴士後卻發現裝手機的口袋空空如也,我以為是不小心掉在車上,便跟旁邊的路人借手機打給自己,沒想到手機卻已經被關機,但我明明記得電池還有電

  整個過程才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我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是否應該繼續等待,因為我知道只要離開現場,就意味著永遠和這支手機裡面裝載的回憶訣別了。

  站務員看到我幾乎快要哭出來,便掏出手機叫我打給認識的人,我翻開筆記本打給一個朋友,他安慰我要我過去他家冷靜一下;這時的我恰好需要一個能給我安全感的避風港去好好思考接下來的路,於是我取消了接下來的行程,搭捷運前往他家,儘管知道捷運上很難遇到扒手,我的雙手還是下意識緊緊抱著背包。

  整天我都縮在沙發上,無助的上網搜尋著各種失竊案例,越發懊悔自己的不小心,如果下車時慢慢打包好行李再離開就好了、如果手機有設定密碼就不用擔心個資外洩了,對自己的指責讓我幾乎失去了繼續往前走的勇氣,甚至萌生直接買機票回台灣的念頭。

  我目光渙散的癱軟在沙發上,洩氣的盯著電腦螢幕,午夜12點的鐘聲剛響起,朋友突然把家裡的燈關掉,接著從廚房端出一個自製小蛋糕,我訝異又驚喜的看著他笑盈盈的面孔,才想起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不小心在你的護照上看到的」朋友邊說邊點起蠟燭,這時我終於在避風港裡丟掉了所有的緊張情緒,終於忍不住放聲哭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