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2月7日 星期日

出發

  出發前那個晚上我在房裡收拾行李,看見桌子上面布滿灰塵,我拿起抹布把灰塵拍掉時,才發現這個動作有多麼多餘;即將要出國一年半,回來以後這張桌子不知道將累積多少灰塵。

  我躺在柔軟的床上,其實再過三個小時就要出發去機場了,這時的我根本不可能睡著;我想著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打疫苗、整理行李、辦簽證與信用卡,太多人給了關於旅行的建議,但其實我並不太願意聽,一切能避免的風險其實都是旅行中珍貴的事,我想要第一手的去體驗這個世界。

  我走到客廳撫摸著家中那隻垂垂老矣的狗,被吵醒的她不滿地瞪了我一眼後便低下頭繼續睡覺;我蹲在地板上看著她,其實她身體中的脂肪瘤已經累積許多,我甚至不知道有沒可能再次看見她在家門口迎接我的模樣,但她沒有意識到這可能是我們的最後一面,只是疲憊的翻了個身。


  四個小時的飛行,把我從這個島嶼帶向另一個大陸。

  當曼谷城市的輪廓出現在飛機的窗口時,我忍不住激動得哭了,這四個小時的飛行,我竟然已經等待了整整三年半;大三時因為一場失戀,我異想天開的想把自己放逐到一個沒有回憶的地方,也許是亞馬遜的叢林、也許是喜馬拉雅的雪山、也許是非洲的大草原,我開始計畫離開這個島嶼。

  讀書、存錢、查資訊,同時還要應付律師考試,我就在這樣的日子中拿到了台灣大學的畢業證書與退伍令。

  後來雖然開始了一場新的戀愛,但對認識世界的渴望卻是日益強烈,這場旅行最初的理由是失戀,但在搜尋資訊的過程卻讓我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與狂熱;尤其現任女朋友是個空姐,每當她傳給我出勤時來自世界各地的照片,那股想要長出翅膀的渴望便在我體內咚咚咚的撞擊,直到我在也忍受不住,終於上網訂下了台北飛往曼谷的機票。

  飛機降落在跑道上的那瞬間我原本以為有什麼事情會發生,於是把耳機拿了下來,準備用嚴肅的心情迎接等待許久的這一刻,結果卻什麼也沒有發生,只有從機長室傳來的廣播。

  「本班機順利抵達曼谷,當地氣溫33度,時間早上9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