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2月9日 星期二

生存遊戲

泰國.曼谷
201622

  我抱著登山包站在偌大的素萬那普機場大廳,環視著周圍發生的一切,雖然心臟正劇烈跳動著彷彿即將炸裂,我的表情卻是冷酷的毫無反應,但我知道這時若是任何人主動跟我講話,我一定馬上會把所有慌亂顯現出來。

  為了能夠第一手認識這個世界,我在旅行之前並沒有查詢太多資訊,只知道自己的第一站是背包客聖地考山路,那個酒精與住宿價格同樣便宜的地方,販售各種旅行裝備甚至仿冒證件的地方。

  我搭訕了機場大廳兩個怯縮縮的亞洲年輕人一起分攤計程車錢,發現他們是正在Gap year的日本人,曼谷是第一站,目的地也和我相同是考山路。

  我問了機場到考山路的計程車,價格都大約在900泰銖左右,是我在網路上查到價格的兩倍左右,這些經驗老練的司機大概馬上看穿我的冷靜是裝的,我本質上就是隻毫無經驗的菜鳥。

  這時我回頭看著那兩個日本背包客眼巴巴望著我,彷彿已經認定我是他們的前輩了,我覺得自己應該要做出點成果,只得苦笑的向司機點點頭,把高得不合理的價格吞下去,想要裝懂果然得付出代價,我無奈地和他們一起坐進計程車內。




  離開計程車的那個瞬間,一股混雜著南洋香料與人體味道的強烈氣味直撲而來,歐美遊客穿著短褲涼鞋拎著啤酒在街上閒晃、泰國攤販用鐵鍋翻炒著香氣四溢的食物,濕熱的天氣把我的背蒸出了一身汗,壅塞的交通堵的曼谷的市區動彈不得。

  我無法形容第一次看見考山路時的感動,無論在書上或網路上都看過太多關於他的文字,但這是第一次具體的看見這條路的形象,我像個過年時看見糖果的小孩般急忙衝進人群。

  但是這樣的興奮沒有維持太久,我詢問的所有旅館都是我在網路上查到價格的兩倍以上,我不願意輕易就範,畢竟一待就是兩個禮拜的時間,100泰銖的價差都會導致可怕的結果。

  我背著行李沿著巷子一條條進去詢問,天空卻不領情的下起午後雷陣雨,雨水把我的頭髮和裝備都弄濕了,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屋簷下苦笑;繼續沿著騎樓尋找,終於找到一家200泰銖的單人房符合我的預算,還附帶熱水和無線網路,乾淨的房間讓我露出如釋重負的微笑。

  這樣的開心心情一直延續到隔天,我無意間瞥見老闆的記事本寫著「單人房150泰銖」。


  卸下行李後我買了泰式炒麵和芒果奶昔坐在馬路邊吃,被兩個也在路邊吃午餐的歐洲女生搭訕,她們邀請我下午一起去老城區閒逛;雖然原本便預計隔天有泰國朋友要帶我去曼谷老城區參觀,但我找不到理由推辭,於是只好答應她們的邀約。

  她們計畫搭觀光船去拜訪老城區,我們一起到了碼頭邊卻看見40泰銖的票價,我嚇了一跳,曼谷的交通不應該這麼貴的;但她們什麼也沒說就付了錢,我也只好跟著掏出鈔票,直到隔天跟著朋友再次搭船時才發現若是搭乘當地的交通船,相同路程只是6泰銖的票價。

  我們參觀了曼谷的大皇宮與臥佛寺,雄偉壯闊的宮殿映入我眼簾的瞬間便把我震懾住了,仔細看牆壁與柱子上的細膩雕花也異常華麗,金碧輝煌的的佛寺與宮殿在我這個一樣受到中國與佛教文化洗禮的島國子民充滿著熟悉又異國的情調。



  晚上回到旅館時我清點了一下鈔票,發現一天之內竟然花了1500泰銖,是我預計每日生活費的三倍,這個花費讓我嚇了一跳。

  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般想著,如果想要用40萬的預算走完這趟環球旅行,我的旅行模式就必須檢討,要學會聽自己內心的話,不想做的事情就要拒絕,比如今天不應該因為無法回絕而花了交通和門票錢去老城區;還有我必須保護自己,明知對方開價不合理就要學會拒絕與殺價。

  我已經離開台灣了,手上握有的金錢與裝備就是我的資本,我必須靠著自己赤裸裸的力量才能存活下去;這是一場生存遊戲,只要這麼一想,我便對明天的挑戰充滿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