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真實的樣貌

新加坡
2016221

  我不喜歡新加坡,在這裡我幾乎無時無刻都被強烈的焦躁感圍繞。

  申請巴基斯坦簽證被拒絕,使我無緣拜訪喀拉崑崙雪山的罕薩谷地與蒙兀兒帝國的伊斯蘭遺產;此外多出20天的時間,卻因為已經買好機票而無法提前離開南亞,這些行程的不順利都讓我煩躁。

  此外新加坡並不合我的胃口,雖然他乾淨、整齊、有秩序,但在這裡我幾乎感受不到庶民生活的熱度與力量,雖然是赤道附近的熱帶國家,這個國家的觸感卻是冰冷的。


  我住在女朋友租在機場附近的公寓裡,第一天晚上回家便迷路了,連續問了好幾個居民,竟然沒有人認得路,大概因為整個住宅區除了公寓編號以外幾乎長得一樣,人們的生活範圍只侷限在住家、美食街與車站,彷彿整座城市只是點與線而不是平面;僅僅一個街區的距離,我竟然花了兩個小時問路。

  新加坡的一切都像是被計畫好的,除了政府組屋長得很像,美食街賣的東西也都幾乎相同,有一天我搭著捷運到島嶼西邊另一個住宅區閒晃,我竟然無法分辨和女朋友居住的地方有何不同。

  這幾天我無所事事的逛著這座城市,強烈的一致性與不真實感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清真寺和印度廟像遊樂園的玩具仿冒品,色彩鮮艷的克拉碼頭太過刻意的模仿歐式建築也讓我意興闌珊。

  無論住宅、美食街、寺廟或觀光景點,這個國家給我的感覺就像為了剛好滿足每個人基本的生理與精神需求,僅此而已。


  這天女朋友放假帶我出去,儘管愛人站在身邊,依然彌補不了這座城市給我的乏味感覺,刻意建造各種文化風格的建築像是放了過多的調味料,反而讓食物失去原本的味道。

  我們漫無目的的在小印度區閒晃,不知為何我突然興起拉著她的手走進一間印度廟,雖然這間廟宇的外表很像玩具,但走進去的瞬間我們都被震懾住,看著眼前的景象呆站在原地說不出話來;祭司呢喃的吟唱並揮灑著白粉,炙熱的燭火與繚繞的香煙充斥整個祭壇,虔誠的人們匍匐在地板上祈禱著。

  這是我第一次在新加坡感受到心臟被一股重重力量給撞擊的感動,無論外表有多麼虛假,人民的生活永遠是真實的;我竟然幼稚的以為自己接觸的皮毛就是這個國家的真正模樣,我為自己的愚蠢感到羞愧。


  離開印度廟以後,我牽著女朋友一起散步到濱海灣花園,雖然嘴巴上沒有刻意提到,但其實我現在相當懊悔,怎麼可能有人的生活是「不真實」的呢,就算「不真實」也是人們真實生活的樣貌;是我被強烈的主觀偏見給限制住,以至於失去好好認識這個國家的機會。

  我回憶這幾天在新加坡的旅行,大部分的時候都在沮喪行程不順利,以至於無法認真去感受,才會覺得這座城市不真實,或許這才是導致這幾天焦躁的真正原因。

  我們一起散步上了濱海灣花園的高台,這時新加坡河的彼岸突然放起了煙火,迸發的閃爍花火、巨型的藍色光塔、金沙酒店發出的雷射光,交織出一個絢爛的畫面;我的女朋友像是感應到我的想法一般突然握緊我的手,把頭湊到我的耳邊輕輕對我說:

  「明天的事情明天在擔心吧,現在陪我享受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