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喜瑪拉雅的鐘聲

尼泊爾.加德滿都
201632

  雖然和台灣相似的緯度,但由於在喜瑪拉雅山上,加德滿都清晨的氣溫讓剛從熱帶島國新加坡飛來的我相當不適應,我拎起厚重的外套,推開旅館大門想好好認識自己居住的塔美爾區。

  清晨六點是遊客還沒醒來的時間,這個時候的老城區只有生活在當地的居民;走在碎石路上,看著用磚造的民宅、席地而坐販售蔬果的攤販,人們蹲在房屋門口用柴火燒著熱水煮茶,有一瞬間我突然覺得自己像回到了中世紀,漫步於深藏在喜瑪拉雅深山的國度裡。

  尼泊爾人去廟裡拜拜的時候習慣敲一下鐘,散步在街道時只聽見鐘聲此起彼落,隨處都可以看見廟宇、神龕與正在祭禱的人們,這是寺廟比住宅多、神像比居民多的宗教王國。


  下午與加拿大背包客科林(Colin)一起去爬近郊的斯瓦揚布佛塔,科林是個笑起來讓人覺得舒服的人,他學過五年的中文、也曾經在台灣讀書,在尼泊爾與人殺價時我們都會用中文討論,然後再用英文與對方講價。

  昨天在機場等待簽證閒聊時他告訴我他想去安娜普娜環線健行,看看喜瑪拉雅的雪山與高山湖、拜訪居住在山中的人們,由於我的巴基斯坦簽證被拒絕剛好多出20天的時間,加上也想見識喜瑪拉雅的文化與風景、並考驗自己的體能極限,因此討論過後我們決定一起行動。

  登上斯瓦揚布佛塔可以眺望整個加德滿都市區,天氣好時甚至可以看見珠穆朗瑪峰;我們站在佛塔高處吹著風,這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正站在藏傳佛教的寺廟中吹著來自喜瑪拉雅的風,一種身處秘境的強烈感覺充滿全身。



  離開斯瓦揚布佛塔的時候整個城市無預警的停電了,其實我對於加德滿都時常停電這件事早有耳聞,尼泊爾政府靠著販售電力給印度以換取石油,因此整個國家的電力並不足夠。

  作家張瑞夫曾經用「微光城市」來形容加德滿都,此刻感受真是再貼切不過,整個城市只有少數有發電機的店家、車燈與手電筒的亮光;我從山上眺望著加德滿都市區,突然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奇異的感覺,這是我第一次看著百萬人口的大都會,卻只有寥寥可數的亮點。

  返回塔美爾區的路上,人們在黑暗中移動著,真像是掉進了時光隧道,彷彿時間滯留住了,一千年前這個城市的人們也是用相同的方式生活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