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摔下火車

印度.馬哈布巴巴德
2016329

  「媽的!馬上離開我的床!」又一個印度人沿著梯子爬上我的床位,把我從睡夢中吵醒,我憤怒的用腳把他踹開。

  印度火車買票是實名制,為了讓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床位名單上,過程著實是外國人的惡夢,因為購買車票必須和手機連動,外國人需要專程寫信拜託印度國鐵開通自己的專用帳戶,接著才能上網買票。

  然而實名制在這個瘋狂的國家似乎一點意義都沒有,從我坐上自己的床鋪開始,不停有印度人鑽上來,已經不足夠我伸展全身的狹小位置裡,見縫插針的印度人把身軀塞進我彎曲肢體的縫隙中,也不管我用腳踹進行的嚴重抗議,往往要到我出聲趕人才願意離開。


  有鑑於自己的皮膚在瓦拉納西到處都開始潰爛化膿,因此選擇下一站時,不同於多數旅行者往西部的拉賈斯坦邦前進,我決定去南部的海德拉巴,那是整個印度穆斯林比例最高的城市,由於伊斯蘭教義相當注重衛生,我希望在這個南部的伊斯蘭大城好好靜養幾天。

  搭乘火車的過程並不無聊,雖然是將近30個小時的車程,但隨時和鑽上床位的印度人奮戰,以及打開窗戶吹著來自德干高原的風,都是相當舒服的事;此外幾乎每10分鐘就會有小販提著令人匪夷所思的商品經過,我實在很難理解為什麼有人想在火車上購買塑膠玩具小雞。

  我後來臨機一動,學習殖民者拉拔少數族群統治的手段,分出一半床位給一個外表兇悍的印度人,讓他幫我驅趕其他意圖爬上我床鋪的人,果然這招非常有用,火車旅行的後半段我都相當清靜。

  在火車上睡了兩個晚上,第三天清晨算算也將到站,由於印度的火車不會報站名,每到一站我都會到門邊看看是不是目的地;結果意外就這樣發生了,當我探頭到門邊時,後面一陣騷動,是賣奶茶的小販打翻了熱牛奶桶,混亂之中我被人群撞出車門外!

  火車還在移動中,雖然靠近車站速度非常緩慢,但我還是在碎石軌道上打滾了好幾圈,我看著巨大的列車在我身邊移動,只差半公尺就要把我輾過去!

  我忍痛急忙爬起來想要跳回火車,沒想到這個車站竟然是只經過不停止,我急忙大喊那個外表兇悍印度人的名字,他的反應相當快,看到這個狀況立刻機靈的把我的行李從車窗中丟了出來。

  「我還活著!」意識到這件事情以後,我的膝蓋一陣劇痛,奮力的撲在自己的登山包上,接著再也無法站立的臥倒在鐵軌邊。


  馬哈布巴巴德,這個在地圖上幾乎不可能找到的小鎮,沒有網路也沒有人會講英文,我全身鮮血的被丟在這裡。

  一拐又一拐走出荒蕪的車站,這裡絕對沒有旅客會來,許多印度人大概從來沒有看過外國人,全部圍了上來詢問我的國籍以及來這裡的目的,完全沒有人關心我的傷勢,我像是趕蒼蠅把這些閒雜人等趕走,終於在一間銀行找到會說英文的人。

  「明天早上才有前往海德拉巴的火車,今晚你就在這裡休息吧!」那個銀行職員扶著我來到隔壁一間高級旅館,也不管一天的住宿費是我在瓦拉納西的六倍,我掏出鈔票交給櫃檯後急忙走進房間。

  看著鏡子裡面的我,右臉龐一道深深的撕裂傷,額頭被鐵軌上的硬石撞出好幾個缺口,眼眶和鼻樑佈滿了瘀青和血痕,一直保護著我的外套與牛仔褲都被刮破好幾個洞,眼鏡碎裂、口袋裡的相機也被壓壞了。

  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鮮血從鼻腔和喉嚨中噴了出來,劇烈的疼痛從我的呼吸道傳進身體裡,我嚐到了活著的味道,眼淚簌簌的流了下來,還能感覺到疼痛真是一件幸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