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4月6日 星期三

神奇種子

印度.漢比
201643

  受傷隔天我搭上火車前往海達拉巴,在醫院附近的YMCA靜養了幾天,這是我旅行中抵達的第一個印度大都會,城市生活與台北的相同及相異處都深深吸引我,無論是麥當勞加了香料的汽水、摩托車改裝的嘟嘟計程車、街上張貼的寶來屋電影海報,都讓我全身充滿熱度。

  等到醫生確定我的身體沒有內傷以後,我聽從其他背包客的建議,到附近的小鎮漢比靜養,這時我急需一個沒有嘈雜喇叭聲與飛揚塵土的地方,而漢比靜謐的田園與清澈的河流似乎正滿足我這樣的需求。




  過河之前的漢比,有許多古代寺廟與宮殿的遺跡,漫步在這些殘破的石柱中,遙想幾個世紀前的人們貿易與祭祀的喧擾,在回首看看現在的寂靜,便更加能夠感受時間經過的痕跡與滄桑感。

  搭著交通船過河以後,整個漢比小鎮變成截然不同的風景,我在這邊租了一間乾淨舒適的房間,每天打開門便能看見陽光輕灑在無邊無際的廣闊稻田,遠方點綴著椰子樹與巨大的岩石堆,整條主街雖然不大,但不多不少剛剛好可以滿足基本生活需求。

  憑著便宜的開銷與寧靜的生活環境,有非常多的外國人長期居留在這個小鎮上,他們只有清晨與黃昏會在附近散步,炎熱的下午多半躲在房間或是餐廳裡聊天打牌、彈奏樂器、還有抽大麻。

  漢比方圓數公里內都沒有警察局,這裡的環境也非常讓人放鬆,因此幾乎人手一包大麻,不管我在餐廳吃中餐還是晚餐,大麻的味道永遠非常明顯;一個法國背包客告訴我,這邊要取得大麻非常容易,只要開口向路人詢問,十個有九個都可以從口袋掏出來給你。


  這天下午我沒有躲在房間看電影,而是和幾個朋友一起去河邊玩水,大家游完泳在河邊喝啤酒曬太陽的時候,印度友人阿姜夏拎著一個小塑膠袋過來,他示意大家圍過去,從塑膠袋裡倒出幾粒種子到手心上。

  「這是我們阿育吠陀醫學的藥用植物,你們可以嚼嚼看,他的汁液會讓人感到很放鬆」阿姜夏用老練的印度掮客口吻跟大家說,其他幾個人聽完都伸手拿了幾顆放進嘴裡。
  「我不吃來路不明的東西,謝啦!」我笑著說。
  「沒問題的,你看每個人吃都沒事;而且你最近不是受傷?這個種子可以促進你血液循環,對你傷口癒合有幫助」他說完也塞了幾顆進嘴裡。

  雖然感覺阿姜夏擺明就是在唬爛,但我看見每個人吃完都沒事,加上我也真的好奇這個種子是什麼,於是便伸手拿了一顆丟進嘴裡。

  這個種子果真讓人很放鬆,吃完十分鐘不到我的肛門便放鬆到噴出一堆東西,接著我開始嘔吐,把中午的雞肉咖哩全部吐在附近草地上;我怨恨的看著阿姜夏,其他人也面面相覷的看著我。

  「別擔心,我們不會丟下你的」菲律賓人阿爾內扶著我躺下來,正當我感到欣慰時,他轉頭跟其他人說「我們先送他回旅館,然後再繼續出去玩!」

  喂喂喂!這是哪門子的不會丟下我!

  但是大家似乎已經決定如此,此刻的我暈眩的連站立都有困難,更遑論反駁或指責,只能搖搖晃晃的坐上機車後座,扶著阿爾內任憑他把我送回旅館,接著我倒在床上,聽見窗外他們的笑聲與機車聲揚長而去。


  我虛弱的倒在床上,肚子痛得我頻頻呻吟,四肢不自覺地抽搐著,然而意識卻非常清楚,因為很擔心阿姜夏趁我肚子痛不注意偷從我皮夾拿錢,我的大腦開始計算進入印度以後的每一筆消費,連平常不會去注意的零頭,現在竟然都能回想起來。

  突然有一個瞬間,像是電源被關掉一樣,身體再也不會疼痛了,整個世界陷入寂靜,我的感覺卻變得好強烈,從窗戶吹進來的微風、光線灑在身上的灼熱感,我都能感受得到;我拿起耳機聽音樂,每一首聽到爛的歌,我都能從背景外聽見更多旋律。

  我打開大門看著外面的田園,夕陽柔和的金色光線灑在稻田上,那時一個好美的畫面,我的嘴角忍不住微笑上揚,大概是被我的氣氛感染了,路上看見我的人再也不向我推銷紀念品或是機車,而是單純的對我揮手打招呼。

  我慢慢走在田間的泥土路上,覺得微笑得自己已經融進了畫面,成為這美麗風景的一部分了。


  藥效持續了大約一個小時,結束我非常寧靜的躺在床上休息,只給大腦留下無限的滿足;晚上我和那個告訴我大麻取得非常容易的法國背包客吃飯,我拿自己吞下的種子給他看。

  「哦!這種子有很微量的迷幻藥成分在裡面,跟大家常吃的魔菇很像,可以說是輕微版的LSD」他看了看照片說;我聽完以後立刻跳起來,也不管晚飯吃到一半,立刻離開餐廳衝進阿姜夏的房間。

  「怎麼樣,下午給你吃的種子很棒吧!」阿姜夏得意揚揚的說。
  「阿育吠陀你個頭啦,最好吞LSD對我的傷口癒合會有幫助!」我掐著阿姜夏的脖子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