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無所事事的重量

印度.果亞
2016412

  「我覺得無所事事的日子讓我壓力好大」和法國情侶迪倫(Dylan)與茱莉恩(Jolien)一起坐在公寓的陽台上喝酒、吃烤魚時,我愁眉苦臉的抱怨
  「為什麼?我看你每天過得很舒服啊!」茱莉恩問。

  果亞擁有世界最著名的電音海灘,憑藉著免稅的便宜酒精和隨手可得的大麻,這邊成了派對愛好者的聖地;然而我在抵達的第一天便被幾個著名派對海灘給嚇到了,高昂的住宿費、毫無吸引力的骯髒沙灘都讓我倒盡胃口,於是我馬上下定決心遠離擁擠的派對海灘。

  我搭乘巴士來到北部一個叫阿蘭坡(Arambol)的小鎮,這邊的生活開銷就舒服多了,從小鎮走到海邊也只要10分鐘的時間;非常多的情侶像迪倫與茱莉恩一樣合租公寓長住數個月,離開漢比後,我也在這邊找了間公寓待了下來。

  「在這邊我每天的生活就是逛市場、煮菜、去海裡游泳、喝酒,感覺自己跟個廢物一樣」我拿起水果刀切了一顆芒果,邊吃邊說。
  「這不就是生活嗎?」茱莉恩笑了出來「你們亞洲人真是不懂享受,平常工作壓力已經很大,出來渡假難道還要趕行程?」
  「但在這邊生活每天都要花錢,如果沒有做些什麼會讓我充滿罪惡感。」
  「我完全無法理解你耶!」迪倫抽了一口大麻微笑著說。

  從進入瓦拉納西開始我便注意到,在東南亞與印度的旅行模式截然不同,也許因為印度幅員太遼闊,加上火車票取得過程太麻煩,常常懶得移動便會在相同地方住上一陣子;相較於泰國每天都去新的地方冒險,印度的旅行更像是生活模式的轉換。

  去市場買蔬果和日用品、在街上閒晃認識朋友,從瓦拉納西到果亞,我幾乎都過著這樣的生活;其實在漢比時我已經意識到這樣生活帶給我的壓力,然而當時我還能每天攀過岩山去附近的村莊探險,現在不管走到哪裡都只是無止盡的沙灘和海水。


  在阿蘭坡待了一個禮拜以後我終於受不了,決定要到果亞老城區走走,雖然沒有機車意味著我必須轉乘三趟巴士才能抵達老城區,超過兩個小時的車程想到便讓我疲憊,然而不這麼做我絕對會被無所事事的壓力逼瘋。



  從葡萄牙的艦隊司令在西元1510年下令開炮的那一刻開始,果亞正式晉身為大航海時代傳教與貿易的明星,他和馬來半島的馬六甲、中國的澳門,一起留下葡萄牙人曾試圖雄霸世界的痕跡。

  我漫步在果亞老城區裡面,整潔寬敞明亮的大道種滿椰子樹,兩旁許多華麗細緻的教堂,再再提醒我這邊曾經是歐洲人殖民熱帶亞洲的首府;離開大道以後,許多散落在鄉間小路的教堂,斑駁發霉的牆壁與模糊的壁畫讓時間留下的痕跡更加明顯,果亞是一個沒落的貴族。

  走進巨大的主座教堂,彼得磐石的雕像放在正中央的十字架旁,顯現當時天主教會在新教進逼下多麼迫切想證明教皇的權威;我站在沙勿略的棺木前,遙想當時的航海家與傳教士需要多麼大的勇氣,跨越海洋來亞洲尋找香料與信眾,說我正漫步在歷史當中,一點也不超過。


  晚上我一如往常和迪倫與茱莉恩坐在公寓陽台喝酒聊天,我興奮的告訴他們今天在舊城區的所見所聞。

  「不就是幾間老教堂嗎?歐洲到處都是啊!」迪倫困惑地說。
  「我完全無法理解你耶!」這次換我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