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4月23日 星期六

性騷擾

印度.齋普爾
2016422

  過馬路的時候,韓國女生李宰恩突然停了下來,劈頭就對旁邊的印度男人用韓文一陣咒罵;那個男生含糊的用英語回了幾句話,伸出手想要抓宰恩的手臂,只見宰恩反手一巴掌打在那個男生臉上。

  「我恨死印度男人了,每次我要過馬路時他們都會嚷著危險,伸出手好像要保護我,實際上都在趁機偷摸」宰恩轉過頭對著目瞪口呆的我說。

  我們一起穿越圓環,走向對街的風之宮殿,這是安珀王國的後宮,最著名的是整面牆上有無數個蜂格狀的小窗;過去的婦女不能見人,每天待在皇宮又很無聊,於是安珀國王便建立了這個宮殿,可以讓這些嬪妃隔著小窗看著街道上的動靜。




  印度不是一個對女性旅行者非常友善的國家,我幾乎天天都會在旅館聽到有女生抱怨自己被亂摸的故事;此外我也認識非常多女性旅行者告訴我她們晚上是不離開旅館的,即使有男生陪伴也一樣。

  我想到昨天我獨自去逛安珀堡的時候,一群在樹下乘涼的男生向我揮手搭訕,他們熱情的請我喝茶和抽菸,不久我們便聊了起來。

  「你有女朋友嗎?」倒茶給我的那個男生問我。
  「有啊。」
  「你有幾個女朋友呢?」這兩個問題彷彿是一組的,我在印度已經被問過不下20次了。
  「當然只有一個。」
  「為什麼?你身體不好嗎?」他滿臉困惑的問。

  這個問題讓我有些哭笑不得,我尷尬的露出笑容坐在原地;旁邊另一個男人看我有些語塞,慢條斯理的對我解釋「我們印度只有妻子、沒有女朋友;女朋友是英國人的傳統。」

  他告訴我印度人的婚姻是兩個家族的結合,通常當事人沒有什麼選擇權,因此會去交女朋友的不是在玩就是搞婚外情;這時我想起西班牙記者馬克.賽雷納曾經在《不受認可的愛情》中提過印度這個國家是沒有自由戀愛的,家庭就是他們的一切。

  在印度我遇到的每個人知道我出來旅行,總是問我父母親在哪裡;每個朋友都要知道我的爸爸媽媽叫什麼名字,這一開始讓我非常不習慣,後來發現這種文化也有他的可敬之處。

  「只有神能夠創造生命,給予我們生命的人是父母,因此我們的父母就是我們的神」那個男人他堅定地說。




  我和宰恩繼續在街上閒晃,被印度人亂摸這件事讓她一臉大便,我想到昨天那個男生告訴我的話,猜想或許因為印度傳統的壓抑讓男人無處宣洩,所以才將魔爪伸向了外國女生。

  才剛想到這裡,眼前突然冒出來一個印度男人擋在我和宰恩面前,他兩眼直直盯著宰恩,宰恩被看得有些不舒服,皺著眉頭瞪著那個男人;兩個人僵持了幾秒鐘,那個男人才開口說話。

  「請問你的父親在花園工作嗎?」
  「你說什麼?」宰恩一頭困惑地看著那個男人。
  「因為妳長得就像花朵一樣」那個男人咧開嘴笑了。

  宰恩滿臉無奈的看著我,但是這個搭訕詞實在太有創意了,她不久後也忍不住偷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