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塔爾沙漠的風

印度.齋沙摩爾
2016430

  德里西邊的的拉賈斯坦邦,是今日印度最重要的觀光重鎮,因為各種不同的原因,當時幾個重要城市今天都呈現不同的色彩,齋普爾的粉紅色、烏代浦的白色、玖德普的藍色、齋沙摩爾的金色;印度觀光局順應這個巧合,給這些城市取了「四色城市」的封號。

  玖德普當地生產一種藍色染料,他的氣味可以驅除蚊蟲,過去的統治者在一次病蟲害肆虐時,下令用這種染料塗抹房屋;我賄賂了梅蘭加爾古堡的守衛與餵鷹人,爬上這座位於山崗上的中世紀堡壘城牆,當往下鳥瞰整座藍色城市時,我彷彿看見一整片湛藍的海洋。




  離開玖德普以後,我繼續往西前往齋沙摩爾,這是一座位於塔爾沙漠邊緣的城市;當我搭著巴士行駛在荒蕪的道路上時,從窗戶吹進來的熱風逼近攝氏50度的高溫,四周除了乾涸的黃色沙地以外,偶而可以看見幾叢針狀的荊棘灌木或迷途的駱駝與綿羊點綴其中。

  許多遊客來到齋沙摩爾重頭戲,是搭乘吉普車進入塔爾沙漠騎駱駝,旅行社會準備餐點與床鋪,讓人在沙漠中渡過一晚。



  我坐在溫暖的營火邊,吃著廚師準備的咖哩飯與香料奶茶,司機敲打著空水桶吟唱著拉賈斯坦的民謠,旁邊幾個美國女孩嘰嘰喳喳在聊天;我閉上眼睛仔細傾聽,遠方不時傳來細碎的叮噹聲,那是正在沙漠中覓食的駱駝與綿羊脖子上掛的鈴鐺發出的聲音。

  沙漠中的夜晚比想像中更為寒冷,腳踩在沙子中,就像冬天把腳泡在新店溪的感覺一樣。

  我躺上鋪在沙丘頂端柔軟的床鋪,仰望壯闊的滿天星斗,幾個熟悉的星座懸掛在空中,無須任何星象儀就可辨認,我非常能夠理解古代的人在看見這些特別明亮的星星時,為他們編織故事的浪漫。

  輕輕的風從西方吹來,帶著細細的沙粒撫摸過我的頭頂,這是從塔爾沙漠深處吹來的風,我閉上眼睛輕輕的感受沙粒如同絲綢般的觸感。


  「我真的在環遊世界嗎?」整個晚上我半夢半醒,每當醒來時總在朦朧中有這樣的疑問,好不真實的感覺;尤其看見那樣燦爛的星空,彷彿伸出手就能夠觸摸到星星、彷彿自己掉進了銀河。

  上次看見這樣的星空是多久以前了的事?似乎是服役時某天晚上和朋友在操場跑步,那樣渴望自由的心靈,抬頭所看見的天空;似乎是高中畢業和同學騎機車環島,在台東躺在馬路上看流星雨,一邊遙想許願大學生活的那天。

  每當我昏沉沉的醒來看見絢爛的銀河,總覺得自己彷彿掉進時光隧道,回到服役的那個晚上,回到高中畢業環島的那天夜裡。

  清晨,我被日出的光芒喚醒,慵懶地躲著棉被裡看著巨大的朝陽,我不知道為何沙漠中的太陽會這麼巨大,光線在清澈而毫無雜質的藍色天空中,反射出七彩的顏色,我對這個景象著了迷,直到沙漠中輕輕吹起了微風、沙粒輕灑在我臉上,才把我換回了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