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5月30日 星期一

翅膀

坦尚尼亞.莫羅戈羅
2016527

  坦尚尼亞有太多值得拜訪的地方,東方有桑吉巴爾的美麗海灘,北方可以攀爬吉利馬札羅山或去賽倫蓋提草原看動物遷徙,相較之下沙蘭港顯得有些黯淡失色;多數旅客都只把這邊當成休息站,連稍作停留都嫌浪費時間,然而我卻意外在這裡待了一個禮拜,因為在印度旅行的尾聲認識了一些朋友,他們剛好下一站也是桑吉巴爾,我便在這裡等待他們結束印度旅行過來。

  這裡的景點並不多,因此我去沙發衝浪網站上認識了克利文,想藉由當地朋友的帶領好好認識這個城市打發時間。


  沙蘭港是一個比我想像中更龐大的都會,清晨時到港口邊的魚市場,大批從印度洋捕撈的漁獲被堆積在這邊任人挑選,克利文俐落地和魚販討價還價,然後我們扛著整袋的鮮魚、蝦子、章魚到附近廚房請人料理,只是簡單的油炸和灑鹽就鮮美無比,飽餐一頓也只是5000先令(約台幣75)的價格。

  此外這個城市充斥著中國、印度、阿拉伯人,我遙想著一千年前相同的地方,就是這些冒險犯難的商人在印度洋各處交易各種商品,讓東方世界充滿著生機與活力;然而一個禮拜對這個喧擾的城市似乎還是太過冗長,因此克利文便推薦我到西邊的衛星城鎮莫羅戈羅去走走。

  「我在那邊有個朋友艾都瓦多(Edward)可以接待你,去那邊看看吧,是個很不一樣的地方」克利文說。


  才靠近莫羅戈羅就被附近環繞的群山和遍地的玉米田給吸引了,這邊的大地是鮮豔的紅褐色,與沙蘭港的潔白細沙完全不同;艾都瓦多和他的家人生活在一個四合院中,中間的天井是晒衣場,也有不少的雞隻四處奔跑。


  晚上艾都瓦多在房間把玉米粉蒸熟做成東非的主食Ugeri,然後用番茄、洋蔥、青椒去燉煮鮮魚,吃的時候把黏黏的團狀物撕下來,沾點醬汁包點魚肉和芥菜,就像壽司一樣吃進嘴裡。

  「我每次看到背包客旅行都覺得好羨慕,也想出去看看世界,所以就開始存錢,希望年底也可以去長途旅行」飯後我們一起在客廳喝著熱茶吃芒果,這時艾都瓦多突然跟我說。

  旅行時常常聽到當地人跟我這樣說,每次都只會讓我有些沮喪和罪惡感,這些人那麼認真工作才能勉強生活,而我卻只憑著大學家教和每年存的壓歲錢就可以環遊世界,這個世界的剝削還真是赤裸裸;但艾都瓦多的工作是草原遊獵的導遊,這樣的收入在當地算是相當高,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當地人跟我說想要出去長途旅行,覺得自己可以給一些實際的建議。

  「你現在存了多少錢,想要旅行多久呢?」我試探性的問。
  「我目前有1300美金的積蓄,去哪裡不重要、我也不怕辛苦,告訴我去哪裡最便宜,讓我能去越多地方越好」他說。

  我目前旅行至今四個月包含機票和簽證大約2000美金(約台幣70000),我想若艾都瓦多從東非出發,去西亞、印度、東南亞三選二旅行四個月開銷應該差不多,只是他的儲蓄距離我的花費還有700美金的差距,我不知道這對他而言是多重的負擔,我只知道這個數字對我們兩個人的意義肯定不同。

  「你現在一個月收入多少呢?」我保守的提出這個問題,想先聽聽答案在決定要不要跟他說我的旅行花費供他參考。
  「每個月有350000先令(160美金)。」
  「這樣啊」這個數字還要扣掉生活開銷還有養父母的錢,我用這幾天在沙蘭港的開銷快速計算了一下,決定還是繼續保持沉默。


  隔天清晨我在艾都瓦多家附近散步,附近許多居民看到我都會很有活力的大喊「Mambo!」或是「Karibu!」,我也會豎起大拇指笑著回應他們;當我走到巷口的雜貨店時,一個正在啃樹薯的年輕人畏畏縮縮的跑來問我可不可以跟他聊天,從來沒看過有人想和對方聊天還要詢問的,我笑著點頭坐在他旁邊的木頭上。

  「從這邊飛到台灣的單程機票要多少錢啊?」他問。
  「大概200萬先令吧」當我說完這個答案時,才意識到自己剛說的話有多麼殘忍,畢竟這個國家只要1000先令就足夠飽餐一頓。
  「原本想看看能不能請你幫我寫邀請函,我在這邊找不到工作,想說去國外闖看看,沒想到竟然連入場費都這麼貴!」他低著頭喃喃自語,我有些慚愧的看著他,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回應。

  「對了,跟我說說台北,他跟莫羅戈羅長得像嗎?」他勉強擠出微笑,像是想轉移話題的說;這時我看著遍地的玉米田和滿街亂跑的雞,路上沒有任何車輛,也看不見超過一層樓的建築物。
  「台北最高的建築物就跟那座山峰超不多高」我指指南方那座山丘說「高樓大廈很多,所以不可能像我們現在看見那麼廣闊的天空。」
  「你一定覺得我很無知像個笨蛋,才會問這種問題吧」他苦笑著說,我意識到自己又說錯話了。
  「但台北也有很多缺點,比如說看不見這麼藍的天空、陽光會因為空氣中的懸浮物而變得朦朧」這是我第一次急著貶低自己的國家,如果這樣說可以讓這個年輕人在這麼殘酷的不平等中舒服一些,我覺得自己有義務這麼說。

  「好希望有天能夠飛出非洲看看世界」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