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強盜

坦尚尼亞.沙蘭港
2016530

  「Jambo(你好)!」我走在往車站的街道上,想在前往桑吉巴爾前先預訂深入中非的火車票,這時一個彪形大漢笑著跟我打招呼。
  「Kabari Asubuhi(早安)!」我點點頭向他回應。
  「Una Zumgunza Kiswahili(你會說史瓦希利語)」他看起來有點被嚇到。
  「Mimi Siyo Muzumgu(我不是外國遊客)」我有點邪惡的笑了,大學在準備律師考試時由於太枯燥,我想要學一種聽到就覺得很酷的語言,於是便選定了東非通用的史瓦希利語,當時每天在Youtube看教學影片,所以基本的對話還算熟悉,在坦尚尼亞的這些日子這個技能往往可以得到當地人會心一笑。

  他跟我說自己也要去車站,我們便邊走邊閒聊,這時旁邊突然一輛小轎車停了下來,車門打開幾個壯漢走了出來,這時我雖然有點警覺不對,但由於這幾天受到坦尚尼亞人太過熱情而毫無保留的對待,我並沒有拔腿就跑。

  「我是壞人,你給我上車」那個彪形大漢突然翻臉說。
  「你在開玩笑吧」當時我是真心以為他在開玩笑,畢竟這是早上十點的首都主要幹道,周圍全部都是路人,況且哪個強盜搶劫時會跟說自己是壞人,這也未免太沒有氣勢了。
  「誰跟你開玩笑」話剛說完他一個重拳往我的太陽穴悶擊下來,其他幾個壯漢急忙把我給拖上車。


  就這樣我現在困在一輛小轎車裡面,左右各一個壯漢在翻找我的背包,我的頭明明受到重擊,但或許是腎上腺素分泌太多,我完全沒有感覺到疼痛,只是有點超然的看著他們拆開我的行李,我的大腦異常的冷靜,只是想著應該要怎麼安全離開。

  當他們翻到我的暗袋時,所有人都發出了驚嘆聲,早在進入非洲前我就聽說這邊提錢不容易,所以看見沙蘭港機場可以提領美金時,我便把整趟非洲旅行需要的錢都提出來了,這是我畢生積蓄的三分之一;這時已經沒空理會金錢損失了,雖然知道自己毫無反抗被殺害的機會很低,但畢竟有潛在生命危險,我的大腦仍然不停計算應該要怎樣才能安然而退。

  「這是我的未婚妻,請你不要傷害我,我想要再見她一面」當他們翻開我的皮夾看見我和女朋友的合照時,我極盡可能的用最悲涼的聲音說。
  「閉嘴。」
  「你已經結婚、應該有小孩了吧,我知道你這麼做是為了讓孩子過更好的生活;我比你更幸運,我有錢可以出來旅行,而你則是為了生活,所以我不恨你,甚至我感謝你教會我很多事情」我指指他的婚戒說。

  這些話雖然大部分是狗屎,我相信他拿到錢不是吸毒就是嫖妓,但我卻是真心覺得自己幸運,因為我的家人給了我幸福的成長環境,我可以生長在富裕的國家,搶劫從來不是我的選項;此外損失了三分之一的旅行基金,這個教訓我肯定會記得很久,當時旁邊有車停下來時我的直覺和理智都告訴我要快跑,但我卻選擇了相信他,我確實不應該這麼毫無保留的信任人。

  「你是法律系畢業生?你現在也是街頭的畢業生了!」我的回答似乎讓他很滿意,他指指我台大法律的系服說;接著掏出手機給我看封面照片,是他和三個小孩的合照。
  「我是認真的,雖然自己花了很多錢來學這堂課,但我很感謝你,因為你沒有傷害我,我只是損失幾個月的薪水,甚至整趟旅行還能繼續下去」我繼續巴結的說。
  「沒錯,我只是要錢,我保證不會傷害你」他伸出小拇指和我拉了勾勾,這是史瓦希利式的承諾方式,接著他把相機和電腦交還給我,然後掏了20塊美金塞進我的口袋「你旅行會需要這些東西,我已經拿到足夠的錢了,這些都還給你,待會拿這個錢去搭計程車,記得不要隨便在路上攔車,否則再遇到搶劫你就沒有這麼幸運可以毫髮無傷了。」

  他都已經這樣說了,我心裡的石頭算是放了下來,這時廣播突然放起了史瓦希利快樂的音樂,我無意間竟然隨著音樂哼起歌來。

  「兄弟,你怎麼可以這麼快樂啊」那個壯漢有點不解地問。
  「你剛給了我20塊美金,我晚上想要吃烤雞腿配薯條,然後再點一瓶吉利馬札羅啤酒,想到就覺得很開心,而且今天的天氣真好啊!」
  「你這是什麼意思!」
  「Hakuna Matata(不要擔心),反正開心或難過生活都要過,如果你沒有要傷害我,明天我還是要去桑吉巴爾旅行,我想要開心的過去」我說。


  放屁,我一點都不開心。

  這群渾蛋強盜拿走我所有的錢,連我女朋友送我那隻螢幕摔裂的手機也被搶走,雖然他們確實遵守承諾讓我安全下車,但我確實是被洗劫一空,銀行帳戶裡的錢也被提領乾淨。

  我落魄的晃回YMCA,很快我的故事便傳遍了青年旅館,這倒也是好事,受到驚嚇的我非常需要用講話來轉移注意力,而多數背包客都很願意當我的聽眾;此外許多人聽了我的遭遇,儘管是第一次見面,也主動說要請我吃飯壓壓驚,我就這樣省下一整天的飯錢。

  「千萬不要毫無保留的相信人,這應該是神想要教你的事」下午我躺在交誼廳的沙發上休息時,一個修女走過來跟我搭話。
  「但相信是一件多美好的事情,如果人與人都能彼此信任,這會是多麼快樂的世界」我有些不滿地說,如果連最博愛的神職人員都說出這種話,這個國家真的讓我覺得難過。
  「在你的國家也許是這樣,但是在這邊千萬不要」另一個修女走過來說。
  「你的運氣算很好啦,這邊許多被搶劫的人,最後連屍體都找不到啊」一個在沙蘭港工作的中國人插話。
  「還有飛車搶劫,我的一個同事遇到飛車搶劫被拖行幾百公尺,整個手臂的皮膚都沒有了」另一個來這邊自助餐吃飯的日本人說。

  真是令人沮喪的對話,我有些意興闌珊的打發他們,想一個人好好平靜心情,這時一個德國女生看到眾人散去,有些怯生生地走過來跟我說話。

  「我剛剛一直在聽你們對話,我想告訴你信任就是毫無保留赤裸裸地面對他人,你會因此看見醜陋,但也才有機會看見至善;如果我們永遠拒怯他人,雖然比較不容易受到傷害,然而我們卻會與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插身而過」說完這些話,她點點就頭離開了,留下我獨自咀嚼所有人給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