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故鄉的味道

印度.德里
201657

  晟恩住在德里郊區一棟別墅裡,我從沒預料在烏煙瘴氣的德里會有這樣的住宅區,幾乎每戶人家門口都有警衛,許多行道樹在街道上交織出翠綠的林蔭大道,這邊沒有嘈雜的喇叭聲,只有清脆的鳥鳴和柔和的陽光。

  在這個社區住了幾天,我才發現許多外派德里的外籍人士以及各國大使館都在這附近,比如晟恩家隔壁便住著安哥拉大使一家;雖然距離捷運站有段距離,但這邊的住戶幾乎都自己有轎車,而像晟恩這樣的外派人員,他工作的銀行也很大氣每天派司機載他上下班。

  晟恩的銀行提供的別墅比我位於苗栗的透天厝老家還要寬敞更多,差別是這邊有潔白的大理石地板,客房的陽台對著公園的綠地,每天還有傭人來幫忙處理垃圾。

  由於進入德里市區就意味著我必須面對數不清的垃圾事,我沒有司機專程載送,想搭捷運必須要走單程一個半小時的路才能到捷運站,而晟恩居住的社區生活機能應有盡有,所以在德里的這些日子,我除了空出兩天去阿格拉看泰姬陵與紅堡以外,其他時間都很廢的躲在晟恩家裡。




  晟恩家的社區附近周圍竟然有三個相連的Shopping Mall,週末他帶我去採買生活所需的時候,我發現竟然有許多金髮碧眼的白人媽媽牽著小孩、或是東亞的年輕女生在逛街。

  「這些都是外派印度工作的家庭,他們的父母或丈夫在康諾特廣場工作,他們平常沒事或下課了就來這邊逛街買東西」晟恩說。

  由於我的鞋子在賈瑪清真寺被塗上了令人作嘔的塗料,正不停散發著噁心的氣味,加上牛仔褲也穿破了幾個洞,因此我也打算在這邊購買新的衣服,幸虧AdidasZARA等品牌在這邊都相當容易找到;當我正在ZARA櫃台結帳時,旁邊一個包著頭巾的男人正在結帳,身邊的女人看著店員把櫃檯上堆成像山丘的衣服摺好放進提袋中。

  「他們不是真正的有錢人,這是這三家Shopping Mall裡面價位最低階的一棟,你想看真正的印度富豪要去其他兩棟」晟恩看著我目瞪口呆地盯著那個包頭巾的男人,笑笑地跟我解釋。


  雖然附近有非常多餐廳,但晟恩常常在家裡做菜,待在德里的那幾天我竟然吃到了肉包、酸辣湯餃和牛肉麵;當晟恩在廚房裡切著浸泡在蘿蔔與中藥滷汁的牛肉時,我終於忍不住提出疑問。

  「你這些食材到底哪裡來的啊?」
  「全部都是我放假回台灣時空運寄過來的哦,這邊買不到的牛肉也是!」晟恩神秘兮兮地打開冰箱的冷凍庫,裡面除了一塊巨大的牛肉,還有許多用橡皮筋綁好的便當盒,顯然這些便當盒裡裝的便是從台灣寄過來的味道,只要加熱擺盤就可以食用。

  我的旅行至今僅僅三個多月,但已經稍微能夠感受這些異鄉游子的心情,生長的土地上每一件小事對我們都很珍貴,哪怕只是一包維力炸醬麵都是台灣人的共同語言;故像的一切就像母親的關懷,很溫柔很熟悉很舒服,卻只有在偶而注意到的時候,才能體會到他的珍貴。

  雖然在這個社區各種生活機能都很完善,但人們還是從千里外的海島,用昂貴的飛機把各種食材與味道載到另一片大陸,只為了在寂寞的時候可以一解鄉愁。

  我從大同電鍋裡面拿出熱騰騰的桂冠肉包,輕輕一咬下去,滿溢的肉汁從包子皮迸發出來,當我還在台灣時隨手拿來充飢的食物,對現在的我而言就像最頂級的料理,我一口口細細地咀嚼,帶著無比的感動與眷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