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不平靜的日子

埃及.達哈布
2016717

  在杜拜轉機時,我第一次感受到伊斯蘭世界的溫度,抵達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因此當機長廣播喊出「地面溫度43度」時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急忙向隔壁的阿拉伯人詢問外面氣溫是幾度。

  「攝氏43度、你沒有聽錯,歡迎來到阿拉伯半島」他笑著說。


  正在環遊世界的背包客,有時候想去的地方大同小異,所以一路上常常會重複遇到相同的人,同時期出發的背包客們會被一種無形的網絡緊密連結;我在印度與坦尚尼亞都遇過的韓國背包客孫晟銀已經在西奈半島的小鎮達哈布待了一個多月,我想要趁她離開前見她一面。

  由於軍閥作亂投靠伊斯蘭國,西奈半島北部一直處於不平靜的狀態,這幾年槍殺遊客甚至擊落飛機的新聞層出不窮,這讓我對於是否要過來一直猶豫不決,然而我連續詢問過許多背包客都告訴我這條路線很安全,最後我決定相信這些遊走世界的背包客們,抵達開羅以後不做停留直接搭巴士過來。

  然而當我搭乘的巴士穿越蘇伊士以後,連續好幾次被全副武裝的士兵抓下車,他們除了查驗護照以外,有些甚至把我的行李打開,把全部東西嘩啦嘩啦倒在沙漠裡逐項安檢。

  「塑膠袋裡裝的是肥皂、信封裡裝的是我女朋友寫的情書......」當士兵粗暴的翻找我的行李時,我只能像個白癡一樣站在旁邊解釋每樣東西有什麼功能,同時在心裡問候那些告訴我這條路線很安全背包客的祖宗十八代,


  折騰了整個晚上,抵達達哈布時已經是隔天清晨,剛走進旅館就看見孫晟銀坐在中庭沙發上玩手機;寒暄了一陣她便帶我去海邊散步,順便認識這個小鎮的生活機能。



  「妳在這邊待了一個月都在幹嘛?」
  「我學潛水就花了十天,其餘多數時間都和朋友到處吃吃喝喝聊天,很快你就會知道了」孫晟銀意味深長地笑著說。
  「可是一般潛水都是花五到六天,妳怎麼會花這麼長時間?」

  「記得在桑吉巴島跟我們合租公寓那群韓國人嗎,他們後來跑到烏干達旅行結果出了車禍,一個死亡三個殘廢;那陣子我既沮喪又恐懼根本無法繼續上課,原本我也打算跟他們一起去烏干達的」孫晟銀臉色一沉撇開頭說。

  我回憶起沙蘭港遭搶劫以後,再前往桑吉巴島的船上被這群好心的韓國人撿走,我們一起在島上合租公寓並生活了一陣子,因為看不懂韓文加上事後也沒有主動聯絡,我竟然不知道這麼慘烈的消息;死亡的那個韓國人是一對新婚夫妻的丈夫,這次來非洲是他們的蜜月旅行,想到這點就讓我無比難過。

  「我不知道是什麼力量把我留下來的,但當時我就是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不能離開埃及,他們還開玩笑說我太沒有計劃」孫晟銀說。


  在達哈布的旅館總共住了七個中國人,加上孫晟銀介紹給我她的幾個韓國朋友,我們每天都悠閒的生活在這個小鎮。

  在這邊的時間像是被扭曲一樣,每天起床便到中庭吃早餐聊天,不知不覺就到了午餐時間,海邊餐廳1/4隻烤雞或整條烤魚可以拿到20埃鎊(約新台幣60)的價格,午後通常會點支水煙慢慢抽或是脫光衣服跳進海裡游泳,直到夜幕低垂,朋友們便會找間餐廳點個幾手啤酒一起聊天打牌。



  不知不覺這樣的日子便過了一個禮拜,我的活動範圍竟然沒有離開過達哈布的觀光主街,每天幾乎都躺在不同家餐廳渡過一整天,直到這天福建女生林玉鳳提到隔著紅海對面隱約可看見的山脈輪廓就是阿拉伯半島,我才想到舊約聖經出埃及記的篇章,摩西便是帶著猶太人分開紅海前往對岸,一股沐浴在歷史與神話的強烈感覺把我淹沒。

  「我們去爬西奈山!」上海男生李驍晟提議說。


  凌晨兩點巴士停在西奈山腳下,我們一夥人摸黑開始爬西奈山,險峻的山勢照映著月光更顯得神秘,兩旁的峭壁在黑夜中產生了強烈壓迫;終於在日出之前抵達了山巔,我們向下看著西奈半島獨特的地貌在光影中不停變換顏色,那樣朦朧而神秘的畫面吸引我的雙眼,這時我看見李驍晟拿著平板手機正念念有詞。

  「你在讀什麼啊?」
  「我在看十誡」他這樣一說我才想起耶和華就是在西奈山授予摩西十誡,當初摩西也爬上了這座山顛吧;我看著山腳下的平原,遙想著數十萬猶太人逃出埃及的統治,在那樣炙熱乾燥中,眼前彷彿出現了成千上萬的黑點在旱漠中行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