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7月10日 星期日

事情的兩面

坦尚尼亞.賽倫蓋提草原
201679

  「你們的行程只有三天,付560美金要我安排四天行程不可能」導遊雙手一攤愛理不理的說,強烈的酒氣從他身上噴過來。
  「有沒有搞錯啊!這跟我們當初談好的不一樣,而且如果不可能你為什麼明天要出發今天才講!」我不滿的抗議,只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當非洲人開始擺爛耍無賴的時候,你是無法讓他改變心意的。
  「要嘛你就多付100美金、要嘛就另請高明。」

  在非洲這個沒有公權力執行制度的地方旅行,我學習到最寶貴的經驗就是不能夠信任人,隨時都要為自己想好退路;當國家沒有執行力、私法制度不完善的時候,就沒有人願意遵守諾言了,我才知道原來法律是多麼偉大又重要的發明。

  過去的我一定會提早多跟幾家旅行社談,至少被惡整時還有其他選擇,但這個導遊是我在沙蘭港的沙發主克利文介紹的,我因此失去了戒心;偏偏這次草原遊獵行程我和在德里招待我的台灣朋友黃晟恩一起參加,他是休假出來的所以時間很沒有彈性,我不可能明天再和他上街找其他旅行社。

  「我沒有多餘的美金了」知道無論如何都得吞下這個結果,我咬著牙眼神含著怨恨的看著他說。
  「我知道你是克利文的朋友,就算我幫你一個忙吧,多出來那天我帶你去參觀馬賽部落」那個導遊說。

  乍聽之下這個交易好像是各有損失,然而我在路途中遇到的其他背包客都告訴我草原遊獵行程一天大約130150美金、參觀部落頂多20美金,如論他怎麼更改行程,我們依然是被吃乾抹淨;然而這時我們早已失去議價能力,而且我想對於黃晟恩而言,100美金的價差根本不算什麼、怎樣能在短暫的假期中體驗到最多東西才是重點。

  「就這樣吧」我滿肚子大便的說,畢竟還能怎麼辦呢?


  直到吉普車開始進入賽倫蓋提草原以後,一望無際的金色草原才開始讓我回復情緒,鴕鳥從草叢中探出頭來、成群的羚羊朝著同樣的方向佇立著、偶然在道路上一閃而逝的是草原狼細小的身軀。

  雖然之前遇到一個背包客告訴我們今天因為氣候變遷、這個時間點動物已經跑到肯亞去了,而導遊也告訴我們不要有太高的期待;然而我還是被成千上萬頭斑馬、牛羚、水牛給震懾住,他們總是集體行動尋找食物和水源,當被兇猛的肉食動物盯上時才能減少被捕時的危險。


  整趟草原旅行我最期待的是看見大象和獅子,沒想到這個願望第一天就滿足了,出發的那天下午進入草原不久,便看見大約40隻的象群,他們在黃昏下緩緩地移動,我們待在吉普車上靜靜凝望著他們移動的畫面,被這個物種龐大而強而有力的身軀給深深吸引。

  經過河邊的時候,看見一隻母獅子埋伏在樹叢中伏擊經過的羚羊,短短幾秒鐘的追逐可以決定生死,這樣的過程相當驚心動魄,我們都停止呼吸在等待並猜測這隻羚羊是否會逃過死劫,它運氣很好的把這隻獅子越甩越遠。

  當我們第二次看見獅子時,倒在草叢中那隻牛羚就沒那麼幸運了,幾隻獅子整張臉都布滿了鮮血、兇猛的肢解著它們的獵物,內臟和腸子流了一地,而兀鷹和鬣狗躲在旁邊等待獅群吃飽,要分食那隻可憐的牛羚殘餘的碎肉。


  整個賽倫蓋提草原最難見到的動物是犀牛,導遊告訴我們他從業生涯中從來沒有看過,因為犀牛害怕人類、總是生活在距離道路很遙遠的地方,沒想到正當我們要離開賽倫蓋提草原時,導遊突然大喊遠方有犀牛,雖然用望遠鏡找了半天才勉強看到輪廓,但這樣的運氣已經好到不可思議了。

  除此之外,在河裡泡澡的河馬群、數以千計佇立在湖中的紅鶴、在道路邊尋找食物的疣豬,要稱這裡是動物的伊甸園絕對不為過的。


  回程的路上我的心裡五味雜陳,欣喜的是我們的動物運簡直好到爆炸,人們所說草原五霸的獅子、水牛、大象、豹、犀牛,我們竟然全部集滿,而且也看見了獅子打獵和動物遷徙的畫面;然而只要想到多付了一百多塊美金,假如去別家旅行社,相同價錢絕對可以在草原待滿四天,開心的心情便蒙上了一層陰影。

  我突然發現自己的情緒很有趣,從不同的角度思考便會產生不同的心情,滿足或遺憾竟然可以在瞬間轉變。

  我細細品嘗的這樣的情緒變化,想起上一次有類似的經驗是在沙蘭港被搶劫過後,欣喜自己還活著而且護照電腦相機都還在能夠繼續旅行,然而只要一想到損失十萬台幣便沮喪不已,我把這樣的發現告訴坐在身邊的黃晟恩。

  「至此為止你滿意這趟旅行嗎?」他聽完後突然問。
  「很滿意吧」我被這個回應弄得一頭霧水,有些不解地看著他說。
  「過去發生的一切都是成就現在的要素,如果你現在回想這趟旅行是滿意的,那麼過程發生的事情不論好壞都無須沮喪。」

  「可是付這樣的錢我們應該要去草原旅行四天啊!」
  「你怎麼知道旅行四天我們會看見更多動物,的確是很有可能會、但也許我們很倒楣什麼都沒看見;沒發生的事情排列組合有無限種可能,去分析這些一點意義都沒有,如果你滿足現下的狀況,那麼就沒有懊悔的必要」他說。

  正我低下頭細細咀嚼他的話時,他突然指著窗戶外面用荊棘圍起來一個村莊對著我大喊「你看那是馬賽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