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換宿風暴

埃及.達哈布
2016727

  埃鎊的價值一直是個難解的謎題,換匯所的牌告價格對美金大約是1:8.5,所以當我拿100美金換到1050埃鎊時,我還以為是老闆給錯錢,詢問朋友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黑市;當我抵達埃及的第二個禮拜,黑市價格已經變成100美金可以兌換1300埃鎊,然而換匯所的牌告價格依然不爭氣地顯示著8.5

  匯率這樣暴跌,旅館老闆自然不是省油的燈,我計畫在這邊拿到進階潛水員的證照,剛來時談好3150埃鎊的價格,等到我正式要報名時費用已經漲到3500埃鎊;雖然老闆不停堅持這是因為埃鎊貶值,然而我手中的埃鎊還是最初用10.5的匯率換到的,用這個理由漲價對我而言並沒有好處。

  事實上我自己去外面找教練的價格是2900埃鎊,之所願意在這邊學是為了給旅館老闆面子,他這樣無預期漲價讓我非常不爽,於是我便自己去外面考證照,從此我在這間旅館裡面再也沒有好日子過。


  住在這間旅館的中國人多到足以把一間宿舍房塞滿,那間宿舍房便逐漸變成中國人的大本營,其他住在單人房的中國人也常常來這邊串門子,門外的長椅上白天可以看見幾個人窩著乘涼用手機,晚上則可以看見人們圍著瓦斯爐煮火鍋喝啤酒,頗有和對門韓國人大本營打擂臺的態勢。

  我的身分在這個時候顯得有些尷尬,然而因為太久沒使用習慣的語言,大部分時間我還是接受中國人大本營的庇護,在他們的宿舍門口聊天騙吃騙喝;這樣做的副作用就是一天到晚被吃豆腐,有一次對門韓國人跑來煮火鍋,飯後喝酒時我們玩國家名字接龍的遊戲,當有個韓國人說到「台灣」時幾乎所有中國人都站起來怒吼「台灣就是中國」,我也不甘示弱地站起來回嗆,一場激烈的爭辯就在旅館中庭展開。

  儘管國族認同不同,但這群中國人其實對我還算照顧,我們一起做過許多很蠢或很賤的事,比如有次我們去吃海鮮大餐,沒想到對方偷工減料,套餐的蝦子、墨魚、海鮮湯通通沒上,我們跟店家爭執半天對方也只是裝死;這時個性總是最溫和的北京男生蘭青掏出一半價格的鈔票,用力扔在老闆臉上就頭也不回的走了,老闆追出來大喊要叫警察,蘭青對他比了中指完全不理他。


  自從旅館老闆知道我和幾個中國人到附近其他潛水店學潛水以後,我們受到的騷擾便不止歇,首先是旅館經理跑來說宿舍房只給來這邊學潛水的人使用,所以要把大家都搬走,失去了大本營以後,不少中國人當天晚上便搭車前往開羅,但也有不少人搬到單人房繼續留下來。

  然而有天我到韓國人大本營聊天,才發現他們也沒在這邊學潛水,原本以為是有其他人要來學潛水使用宿舍房,結果等了幾天,那間宿舍房的燈從未亮過,才意識到這波驅趕行動其實是針對我們而來。

  我從入住開始就住在單人房,因此並沒有受到驅趕行動的影響,然而過了兩天卻發現自己的網路帳號被刪除,我去櫃台詢問後對方雖然把我的帳號加回來,隔天帳號卻再次無法使用,我有點哭笑不得,因為找不到藉口把我趕走就用這種爛方法讓我過得不舒服,這間旅館還真是幼稚。

  雖然如此,學習潛水實在超出想像的累,每天除了要練習水底導航、水中急救等各種技能,上岸以後還要閱讀厚重的理論,白天出門深夜回到旅館,洗個澡倒在床上馬上就昏睡,其實也沒什麼時間使用網路,因此我也沒太在意被斷網的事。




  事情發生在有另外一團中國人搬進來,有個年輕老師讓我非常厭惡,剛認識不久便叫我去幫他詢問這邊各間潛店的價格,我很傻眼畢竟我又不是他的傭人,但禮貌上還是跟他說我正在處理簽證的事改天再幫忙問,沒想到他像是沒聽到一樣繼續吵著要我幫他詢問,後來我也沒給他好臉色直接不理他。

  然而最誇張的是這個老師在這間旅館報名潛水,拿了書也開始上課,結果隔天發現在外面學比較便宜,便拒絕付錢給這間旅館;旅館主人非常傻眼但也無可奈何,畢竟錢還在這個老師手上,只得遷怒到我和蘭青身上,說我們影響到他的生意,要把我們趕走。

  「你要把我們趕走倒是給我個好理由,否則我一定會把在這邊的住宿經驗公佈上網」我生氣的問旅館經理。
  「你告訴那個中國人外面潛水的價錢,他才拒絕付錢的。」
  「我根本就沒跟他講過話,何況就算我告訴他外面的價錢,拒絕付錢那是他渾蛋,到底關我什麼事?」

  旅館經理啞口無言,想生氣卻找不到好理由,只能不停在旁邊碎碎唸,其實如果我和蘭青硬要待下去對方也無法阻止我們,我在達哈布也只會多待兩天有點懶得收行李,這間旅館裡也有不少朋友,我實在有點不想離開;然而這陣子的經歷已經讓蘭青完全爆炸,他撇過頭就拉著我回房間收行李,儘管已經天黑他也決定現在出去找住宿。

  「我們就多住一晚明早在搬出去吧!」
  「對方擺明已經不歡迎我們,我們何必在這邊受氣,現在出去找旅館被坑就被坑,至少我們可以保持尊嚴」蘭青說。

  這時我開始慢慢摸清楚他的北京脾氣,多數時候他很溫和善良,但攸關尊嚴或對錯的時候,他可是一板一眼力道強悍而毫不退讓,這樣樸實正直的個性肯定會常常吃虧,我知道自己這輩子不可能會變成這樣的人,心中對他更多了幾分尊敬,便不爭執隨著他回房收拾行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