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十字架與宣拜聲

埃及.開羅
201683

  時間在達哈布像是滯留了一般,轉眼間兩個禮拜就過去了,直到我發現簽證即將過期,而金字塔或帝王谷等著名景點都還沒去,雖然認為旅行應該由自己來定義,並非大眾認為必去的景點就一定要去,但總好奇這個人類的偉大傑作會如何撼動我的心靈,為了得到解答,我決定動身前往開羅。

  然而在開羅定居了幾天,我卻遲遲沒有出發參觀金字塔,也許因為在達哈布的生活太過安逸,自己這時的狀況並不適合探索新事物,加上太強烈的期待讓我產生害怕受傷害的情緒;我每天的生活依然是在旅館裡做菜看書聊天,就跟在達哈布時如出一轍,只是換了地方而已。

  那些達哈布認識的中國朋友也漸漸聚集到開羅,大家不約而同地都住在這間著名的廉價旅館,從達哈布逃到開羅,我依然過著相似的生活,這讓我產生了強烈的恐懼,這不是我旅行的原旨,我必須做點什麼找回旅行的節奏。

  我還不想這麼快拜訪金字塔,我必須先重新習慣探索,因此我攤開地圖選擇了科普特城區做為重新開始旅行的第一站。


  創立古埃及文明的科普特人受到了東羅馬帝國影響而信仰基督教,直到十世紀阿拉伯帝國入侵以後,阿拉伯人成為埃及的主要族群,科普特人則成為埃及的少數民族,然而科普特教會依然是西亞到北非最大的基督教社群。

  科普特老城區的幾個教堂都讓我感觸很強烈,他們都用複雜的雕花與幾何做為裝飾,這點和清真寺非常類似,若沒有十字架我根本難以想像他是教堂;牆壁的馬賽克拼貼畫、聖喬治等羅馬時期殉道者的聖像都一再提醒我東羅馬帝國的版圖曾經囊括開羅。

  看著科普特的教堂,我遙想著幾千年前的地中海沿岸,各種民族與宗教互動留下的痕跡;他們的風格陰暗,許多圖騰與符號相當神秘,與現今我們所習慣的教堂風格相當不同,其中產生的活力讓我著迷不已。


  下午我散步到大城堡區,這是中世紀伊斯蘭國王薩拉丁為了抵禦十字軍所建立的堡壘,由堡壘上面往下看,許多清真寺的圓頂與宣拜塔從沙漠氣候獨特的平頂方屋中冒出來。


  我走進開羅城堡附近的蘇丹哈桑清真寺,正殿挑高的天頂給我一種強烈的莊嚴與肅穆感覺,許多穿著白袍的穆斯林或躺或坐著在地毯上休息,我盤腿坐在電風扇旁邊,拿出朋友給我的「伊斯蘭教義手冊」開始閱讀。

  高中歷史就讀過伊斯蘭教也推崇摩西或耶穌,當我看著書中的解釋才更覺得荒謬,基督教認為耶穌是神的兒子;伊斯蘭教認為耶穌只是先知,和穆罕默德一樣都只是凡人,難道就因為這個小小的歧異人們在過去一千年願意用鮮血甚至性命去證明?

  正當我想到這裡,傍晚的禮拜時間到了,只見一個白袍穆斯林走到正殿中央,對著麥克風開始吟唱宣拜,他的聲音宏亮而充滿情緒,像是歌唱又像是禱告,我知道他正在叫附近的穆斯林進來做禮拜,周圍其他清真寺也都響起了宣拜聲,此起彼落像是一部大合唱。

  從進入伊斯蘭世界開始,每天總會聽到好多次宣拜聲,有時候巴士開到一半司機聽到宣拜聲還會停車下去禱告,有時候我被吵醒後發現窗外依然一片漆黑,久而久之我也漸漸習慣不時在耳邊響起的阿拉伯語誦經聲,只是我從未知道這些宣拜聲竟是寺方對著麥克風吟唱出來的。

  我看著穆斯林慢慢聚集在正殿,甚至佝僂著背的老人也跟著大家一起磕頭禮拜,這麼莊嚴的畫面我實在不應該停留在現場打擾他們與神的對話,於是我收拾背包轉過身慢慢退出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