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8月11日 星期四

窮人的絕望

埃及.路克索
201689

  我第一次意識到身上要沒錢是將離開開羅的那天晚上,雖然現金袋裡還有幾百埃鎊,但是扣掉來回車票、旅館錢和景點門票,我發現自己平均下來一天只剩下10埃鎊(約台幣30)吃飯了。

  我打開救急用錢袋,才想到之前所有美金都在沙蘭港被搶光;我戰戰兢兢拿著提款卡想去ATM前面提款,果然遇到網路上提過在非洲旅行最容易產生的困擾,也就是提款機無法辨識你的卡,我呆愣地站在開羅的大街上,儘管天氣炎熱無比、我的冷汗卻不停直冒,接下來這幾天我到底該怎麼活呢?


  雖然已經瀕臨破產,想著已經來到路克索,該去參觀的卡納克神廟與帝王谷還是不能放過,沒嘗過的美食例如鴿子包飯我也想試試,直到我山窮水盡時距離離開埃及還有兩天時間。

  我拿出之前爬喜馬拉雅山剩餘的淨水碇,開始喝自來水節省開支,早上吃旅館供應的早餐,我會多拿兩條麵包藏在袋子裡,儘管如此大部分時間我還是處於飢餓狀態,而之前一起生活的中國朋友都還留在開羅,無法即時救援我。

  雖然旅館中還有其他跟我相談甚歡的旅客,我知道自己只要開口討個5埃鎊,買埃及的國民食物庫犀利(Koshari)要吃飽是絕對不成問題,但我就是拉不下臉來,覺得大家旅行的都不闊綽,非親非故的我沒什麼資格向他們要錢,於是我只好忍著飢餓,受不了就咬兩口早餐的麵包充飢。


  我在卡納克神廟中漫無目的的閒晃,無論方尖碑或巨大石柱都相當令人震撼,然而我卻喪失細細品味的心情,飢餓的肚子腐蝕我的所有精力,儘管我想忽略這種感受,空蕩蕩的胃卻如同放了一顆紅炭,隨時用炙熱燒灼我。



  我走到正殿外面的廣場,一個女人蹲在路邊眼巴巴的看著我,手放在嘴邊作勢抓東西,這是乞討的意思,我苦笑著攤開空蕩蕩的皮夾給她看,右手摸摸肚子示意自己也很餓;她別過頭滿臉不相信的表情,這個動作讓我有點受傷,我好想告訴她現在自己比她還窮,但我只能百口莫辯的離開。

  回旅館的路上我至少被十來個掮客纏住,有人要我搭馬車、有人要推銷小石雕神像,不管我說不要還是說沒錢對方都像沒聽到般繼續纏著我,有人主動降價、有人說我一定有錢、也有人像是來打醬油般不停大喊「中國、你好!」,每個圍上來的人都讓我厭煩,我的耳朵自動啟動靜音模式,臉別過去完全不看他們,腳步則加快往前移動。


  晚上我去車站買回開羅的巴士票,我從皮夾深處掏出最後一張100埃鎊鈔票,按照計劃我只要搭上這班夜車,明天就可以抵達開羅,接著前往機場搭飛機去伊斯坦堡,土耳其應該就能順利提領出錢了吧。

  正當我要轉身提開時,票務員突然叫住我遞給我25埃鎊的零錢,詢問之下才發現回程巴士竟然比從開羅過來便宜,這筆意外掉下來的錢財讓我產生一種飄飄然的不真實感覺。

  我恍惚地離開了巴士站,雖然手上多出一筆錢財,但我明天就要離開埃及了,現在才拿到錢似乎有些諷刺;我到車站前廣場買了甘蔗汁與牛肝袋餅站在馬路邊大嚼,突然有一個女人跑到我身邊,手放在嘴邊作勢抓東西,我看著她的臉不禁苦笑出來,從剛才買牛肝袋餅找的零錢中掏出1埃鎊放在她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