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8月21日 星期日

貧窮與富裕

土耳其.席林傑
2016821

  從進入土耳其開始,我常常產生一種恍惚的錯覺,許多人的行為都讓我覺得不合邏輯,但深深思考以後,卻認為這些行為再熟悉不過了。

  我從伊斯坦堡沿著愛琴海一路南下,來到這個希臘羅馬時期被稱為艾菲索的古城賽爾柱,壯觀的遺跡中可以看見歌劇院、圖書館、浴池,可以想見兩千年前這裡有多麼繁榮,市民公共生活如此多采多姿。


  參觀完艾菲索的隔天,我打算去深山中的希臘小鎮席林傑(Sirince)閒晃,這個小鎮距離賽爾柱有十餘公里,由於沒有太多居民,因此只能搭乘廂型小巴抵達;這種廂型巴士我再熟悉不過了,這是非洲交通的命脈,它們沒有時刻表而是擠滿才出發,也沒有固定方向而是由車上多數乘客的目的地決定。

  往席林傑的巴士是一輛空車,我有些沮喪,通常這樣的巴士我必須等待好幾個小時才會塞滿,我決定先去附近喝杯茶再回來。

  「你不搭這班車了嗎,我兩分鐘後要出發哦!」司機在外面樹下乘涼,看到我離開巴士,揮揮手問我。
  「再兩分鐘出發?可是只有我一個乘客啊。」
  「發車時間到了啊!」

  發車時間到了就出發,這個在台灣再理所當然不過的道理,對現在的我而言竟然這麼驚喜;我回憶起在非洲的時候,從路沙卡開往李文斯敦鎮的那班巴士,儘管已經超過表定發車時間兩個小時,由於車子還沒坐滿所以司機拒絕出發,當我表達抗議時、他揮舞著拳頭大聲咆哮的畫面。

  我現在聽出來當時他的咆哮帶著受傷的聲音,當時我告訴他如果要把時刻表寫出來、那麼就算損失也必須要遵守,全世界沒有別人會把別人的信任這麼不當回事,然而如果車子沒有坐滿就出發,賺不到足夠的油錢,這對他而言會是無法承受的經濟損失,因為貧窮遭到的羞辱讓他失去了理智。


  我沿著席林傑的市場往山上走去,這裡的氣氛悠閒、人民生活富饒,屋簷懸掛著葡萄藤、房屋旁邊種植著桃子樹,許多人坐在街上抽菸喝茶聊天,燦爛的陽光與乾淨的天空,讓山坡上許多有紅瓦屋頂與落地木窗的房屋更加漂亮。


  我走進一間餐廳,點了土耳其著名的食物葡萄葉捲和茄子鑲肉,此外又加點了一杯香醇的紅酒,我拿起手機用起餐廳的無線網路,這時發現在石頭城的沙發主哈吉又按了我的臉書動態讚;其實幾乎我的每篇動態他都有按讚,但是他根本看不懂中文,我猜測他只是看著每篇動態的照片,把我的臉書當成了遙望世界的窗口,畢竟他這輩子連桑吉巴島都沒有離開過。

  他是一個虔誠的穆斯林,而我現在正在全世界最富裕的伊斯蘭國家,我不知道他每天看著這些照片時會想些什麼,為什麼別人在宏偉又漂亮的藍色清真寺中禱告,而自己家附近的清真寺卻是一間跟廁所差不多長相的房屋,唯一的差別只是上面放了一個擴音喇叭充當宣拜塔。

  哈吉是一個善良又勤奮的人,就跟多數我在土耳其認識的人相同,但這邊的生活卻是哈吉這輩子都無法想像的;我坐在席林傑的餐廳中,面對眼前的奢侈風景,許多幸福的家庭在我身邊開心的談笑享用美食,我突然想起蹲在哈吉家地板上吃蒸熟甜薯和山藥的那個夜晚,恍惚的感覺再次充滿了全身。

  身在台灣這個富裕的國家,我真是太幸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