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9月1日 星期四

理所當然的友善

土耳其.特拉布宗
2016831

  離開了愛琴海沿岸以後,我沿著卡帕多西亞一路深入安納托利亞高原,卻發現能走的路越來越狹窄;土耳其政府撕毀與庫德獨立組織的和平協議,因此庫德工人黨又開始從事恐怖活動,我來到土耳其前半個月就發生了三次大規模恐怖攻擊,此外與敘利亞的戰爭爆發,邊境的城市都有零星衝突產生,為了避開戰事,我選擇往北沿著黑海繼續往東前進。


  整個黑海沿岸最大的城市是特拉布宗,這裡給我一種回到台灣的錯覺,海水不是馬爾馬拉海或愛琴海那樣的寶石藍、而是深邃的藍黑色,許多建築雜亂的蓋在山坡上,天空總是陰濛濛帶著灰色的雲。

  特拉布宗不是一個觀光城市,多數旅人只是往來高加索山區時順道拜訪,但他卻是個頗有規模的都會,我打算先在此把相機送去除塵,再用剩下的時間往東拜訪庫德地區,一切似乎非常完美,直到維修中心的服務人員用Google翻譯告訴我他不小心把我的相機摔壞了。

  「什麼意思叫你把我的相機摔壞?」我傻眼的問。
  「%$#^^%&*(%#*@)!」服務人員慌亂的東指西畫,嘴巴幾哩呱啦說出一大串土耳其文;唉我又忘記了,過卡帕多西亞以後就沒有人會說英文了。

  我們又用Google翻譯溝通了半天,總而言之這邊的維修人員不小心手殘把我的相機鏡頭摔壞,所以我的相機現在被送往伊斯坦堡修理,我必須要在特拉布宗多等待三天。

  我理解他的意思後無力的癱軟在沙發上,本來為了配合我女朋友歐洲班表的時間,土耳其東部已經被刪到剩下五天,現在變成我拿到相機就得連夜趕車去凡城、抵達當天直接去機場飛往歐洲,當中只要出一個差錯後果更是不堪設想;此外我手中的金錢即將消耗殆盡,本來我在凡城有找到沙發主招待,算算手中的錢剛好夠用,現在被迫留在特拉布宗的時間只能待在旅館,城市的消費也比鄉下高,我對前途只感到一片茫然。

  我有些絕望的上沙發衝浪網站,寫了好幾封信講述自己現在的情況,沒想到五分鐘內便收到了回信,一個叫做奧罕.波朗(Orhan Boran)的商人告訴我不方便提供自己家給我住,但若有需要可以幫我出旅館錢。


  和奧罕見面的那天上午我又去了維修中心,沒想到那個服務人員看到我就揮手把我叫進去,接著拿出一台新相機遞給我,告訴我舊相機出問題是他的疏失,為了不延誤我的旅行,所以幫我買了一台新相機;我拿著那台相機,原本滿腔的不悅現在全變成了虧欠,但我真的需要這台相機,因此只好向他不停道謝並收下這份意外的禮物。

  問題解決了,我急忙借電話打給奧罕,然而他說他已經在出發來接我的路上,想說見個面道謝也好,於是我還是在約定的時間到達巴士站。

  「其實你不必擔心沒錢吃飯餓肚子,如果你真的需要,直接告訴任何一間餐廳老闆,他們都會很願意招待你的」奧罕開車載著我,趁著講電話的空檔他轉過頭用破爛的英語跟我說。

  奧罕帶我去餐廳吃特拉布宗特產的炸魚,他的英文並不好,只能用零星的單字和我勉強溝通,我們的話題侷限在家裡有幾個人或是信仰什麼宗教等,但他是離開卡帕多西亞以後我遇到第一個可以交談的對象;吃飽飯以後我掏出皮夾問他多少錢,他搖搖頭說剛才我去洗手時已經把錢都付完了。

  原來土耳其人也流行搶付帳這招,然而店員不懂英文我無法詢問價錢、直接給錢奧罕也不收,因此我只能接下這份好意。


  整個下午奧罕開車帶著我去了幾個特拉布宗稍微有看頭的景點,每個景點中間都穿插著喝茶時間,就跟其他西亞民族一樣,土耳其人對紅茶幾乎到了成癮的地步,幾乎閒著坐下來就會開始喝茶。

  無論喝茶還是吃點心,奧罕從來沒讓我出過錢,他總是趁著我不注意就會先把錢付完,幾次以後我也開始懶得搶付帳,漸漸開始把他付錢當成理所當然的事;反正手頭也不寬裕,現在省錢之後可以趁離開土耳其前在凡城多吃兩頓大餐,我心裡打著這樣的如意算盤。

  「你今天有要離開特拉布宗嗎?如果你需要的話,我還是可以幫你出旅館錢」吃過晚飯奧罕開車載著我在市區閒晃,他突然轉過頭問我。

  聽到他這樣詢問我愣了一下,其實吸引力還滿大的,最近都在奔波相機的事情其實沒有好好休息,住在宿舍房室友的鼾聲也讓我睡得不好,因此在特拉布宗多住一晚單人房,睡飽隔天再前往多烏巴亞澤特,這聽起來是完美到不行的提議;然而我內心另一個聲音提醒我,如果沒有被迫繼續留在特拉布宗其實我的經濟狀況並不窘迫,我有什麼理由讓陌生人幫我出旅館錢?

  到底要留下來還是離開,兩股聲音在我心中激烈交戰,幾乎過了十分鐘我都無法下定決心,但這時我想到自己在旅行最初給自己的期望,便是做一個能夠不事事依賴、不會把別人的善良當成理所當然的人,因此我還是搖搖頭告訴奧罕今晚我就要離開。

  「好吧!」說完奧罕便開車帶著我前往巴士站,他走下車領頭幫我詢問哪家公司有前往多烏巴亞澤特的車,我則是扛著大背包在後面緊緊跟著他,當我來到他正在交談的櫃檯時,他突然轉過頭交給我一張票「錢我已經付好了,抵達那邊之後記得傳訊息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