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一點點不一樣

德國.慕尼黑
2016916

  我和女友一路從布達佩斯旅行到了慕尼黑,剛好我有位學姊在這邊讀書,她很熱情地幫我們向暑假返鄉的同學租了公寓,儘管我們抵達時間正值啤酒節期間,依然得以用20歐元的便宜價格租下整層房間。

  這天我們去瑪莉恩廣場附近一家有名的啤酒餐廳吃飯,這間啤酒餐廳終日擠滿了觀光客,許多服務生穿梭其間為人們送上啤酒和烤肉,有駐唱樂團在台上演唱傳統樂曲,每當演奏到人們熟悉的旋律時,總有許多用餐的客人在台下跟著大聲歌唱。

  我被這樣的氣氛感染,於是想要再向服務生加點啤酒,我向身邊經過的服務生招手,沒想到他竟然瞥了我一眼搖搖頭就走開,我和女友都有點傻眼,竊竊私語地猜測或許那位服務生再忙;這時突然又有一個服務生經過,我再次向他招手,沒想到他看了我們一眼,就轉過頭跑去跟其他客人聊天。

  這件事讓我完全沒了吃飯心情,轉過頭拉著女友就要去櫃台結帳,是剛剛那位跑去跟其他客人聊天的服務生來結帳,他丟給我們一張23歐元的帳單,然後告訴我們要給他27歐元,我疑惑地問多出來4歐元是怎麼回事。

  「小費」他愛理不理的說。
  「這種服務態度你有臉跟我要小費」我真的生氣了,除了因為他的服務態度以外,告訴客人要給多少小費的服務生根本無禮至極。
  「我頂多只能給你這樣」女友趁著我還沒罵人前丟了25歐元在桌上,氣沖沖拉著我往門外走。


  旅行至今我不是首次遇到這樣的無禮對待,然而這裡是歐洲,上個世紀存留的刻板印象給了我一個可能的解答,而這個解答在我腦海中越陷越深揮之不去──種族歧視;儘管我寧可相信這是我的錯覺,畢竟這裡是被納粹洗禮過的德國,他們應該是最明白種族主義有多麼可怕的國家,如果連這邊的種族歧視都是這樣赤裸裸的,那麼這個世界有也太悲哀。

  我接受無禮待遇有千萬種可能原因,然而人的腦中只要出現一個執念,他便如同小小火苗逐漸燒成燎原烈火,我把這樣的想法告訴女友。

  「我覺得每個人多少都有受到種族刻板印象影響,比如我去印度時害怕被強暴,你被搶劫後也覺得黑人都很危險;當我們把這些刻板印象表現出來,比如我飛印度班沒有你在身邊就不敢出飯店,而你自從被搶劫過後在非洲便從未單獨行動,某種程度這就是種族歧視,但這都無法避免也無可厚非;我們只能做到當深刻去認識一個人以後,不再用這樣的刻板印象來對待我們認識的人」女友想了一下說。

  晚上我們到學姊家吃飯,我把這件事告訴她,然後好奇地問她德國的種族歧視算不算嚴重。

  「我覺得德國已經算是很不嚴重的國家了,而且你要怎麼區別這件事情是這些服務生渾蛋,還是他們種族歧視;我們不知道他們做這些渾蛋事的動機,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他是否種族歧視」學姊說。


  儘管如此我的心中還是充滿怒火,旅遊的好心情被消磨殆盡,甚至產生提早離開德國的念頭;然而女友回國的飛機從慕尼黑起飛,我沒有選擇的必須繼續待在這邊陪他過完最後幾天,然而我卻對什麼事都失去了興致,既不想去富森看新天鵝堡,也懶得去看啤酒節開幕。

  最後一天晚上女友說她還是想看啤酒節,便拉著我搭捷運過去,剛走出捷運站看見高聳的摩天輪和雲霄飛車,無論男女老少人們都穿著巴伐利亞傳統服飾,我們像是看見糖果屋的小孩那樣衝進人群,我才驚覺這幾天賭氣不出門的舉動讓我錯失多少東西。

  巨大的啤酒帳篷出現在我們眼前,許多人都被擋在門口,到了深夜這些啤酒帳篷便會邀請樂團表演狂歡,沒有預先訂位是無法進去的,我們在門口看著帳篷內許多人喝著啤酒吃著烤雞,不時還會跳上桌子放肆跳舞,我們卻只能站在窗外寒風中羨慕的看著。



  「你們想要進去嗎?我有個禮物可以送給你們」突然有位德國媽媽在我們背後說,接著拉起我們的手拿出手環綁在上面。

  這樣的舉動讓我想起巴黎許多敲詐便是藉口幫忙綁幸運手環,然而不知為何我總覺得眼前這個德國媽媽可以信任,她幫我們綁完手環便拉著我們進入啤酒帳篷,示意我們和她們坐在一起;我拿起菜單發現所有啤酒都至少12歐元,這樣的價位讓我和女友有點卻步,便決定兩人合點一杯。

  當服務生端來兩杯啤酒時我有些訝異,身旁一位大叔笑著說啤酒節不要吝嗇,如果覺得貴這杯就算他請客;我開心又感激的舉起啤酒,和同桌所有人一起暢飲,同時拿起扭結麵包塞進嘴巴,濃濃的麵包麥香和粗粒的鹽巴搭配啤酒的味道一齊在嘴巴綻放開來,我忍不住開心的微笑起來。


  吃到中間我和女友去外面乘涼休息時,突然見到德國媽媽走出啤酒帳篷抽菸我們便聊了起來,這時女友好奇的問她為什麼帶我們進來。

  「因為你們是外國人,我剛剛在外面看見你們時便想,這邊的一切都那麼美好,如果能夠和你們分享的話,那這是再美好不過的事情了」德國媽媽告訴女友說,但因為她距離我有點遠,所以我只能依稀聽到這些話,其它的聲音都被人聲給淹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