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10月31日 星期一

追逐太陽

西班牙.巴賽隆納
20161023

  漸漸地波蘭已經進入秋冬,原本打算繼續往北進入立陶宛,然而我在柏林生病至今尚未痊癒,東歐的嚴寒讓我有些擔心招架不住,最後在旅館那些西班牙學生的慫恿下,我臨時決定更改機票飛往南方的巴賽隆納,計畫讓自己徜徉在地中海的陽光中,也許身體會復原得比較快。

  沒想到來到巴賽隆納那幾天,全部都是陰雨綿綿,我每天困在公寓裡愁眉苦臉;巴賽隆納這個名字總讓我有種充滿魔力的感覺,這座城市孕育了現代最偉大的幾位藝術家,高第、達利、畢卡索,我想在這些天才曾經居住過的城市生活一陣子,因此上網租了兩個禮拜的公寓,沒想到花了超級多錢,卻因為天氣而淪落到每天困在房間裡面跟中國留學生煮中餐看PTT


  「巴賽隆納一年只有不到五十天的陰雨天,你竟然可以連續遇到五天,我不知道這算是幸運還是不幸」公寓裡的中國留學生有些幸災樂禍地說。


  這天下午我又去參觀聖家堂,這是高第在巴賽隆納的結晶之作,雖然目前尚未完工,然而兩側牆面上的聖經故事雕刻依然深深吸引我,尤其是耶穌受難立面,雖然雕刻相當簡化,卻傳神的表達每個人物細膩的情緒,不認耶穌的彼得落寞的神情讓人惻隱,薇若妮卡幫耶穌擦臉給予的希望讓耶穌的苦難更加淋漓,我著迷的看著這些雕刻,深深被創造他們的藝術家感動。


  然而滿溢的感動卻伴隨了遺憾,我想要看見聖家堂在湛藍天空下朝著天空伸展的模樣,這是我第四次拜訪聖家堂,每次只要可以在雲層後面看見太陽的輪廓,我便會賭一把搭捷運過去,結局總是讓我失望,走出捷運站第一個看見的畫面,就是累積著累積著厚厚的灰雲。


  抵達巴賽隆納第六天的早上打開窗戶,我終於看見久違的陽光與藍天,還來不及刷牙洗臉,就趕忙跳下床換衣服出門,像是害怕再拖延烏雲就會重新佔據天空那樣,我急忙搭著捷運前往市區,在巴賽隆納的幾個著名景點間來回奔跑拍照,把這幾天在腦海中反覆建構的畫面一次補齊。

  拍完照以後我心滿意足地前往蘭布拉大道,這是一條充買攤販與街頭藝人的步行街,有人操弄木偶表演、有人表演街舞、有人演奏樂器,甚至許多人把自己漆出金屬色澤假扮雕像,只要有人丟錢便動個幾下;難得的晴天又碰上假日,人們摩肩擦踵的漫步在大街上,我感受人與人之間流動的熱度,好奇的睜大眼睛觀察周邊發生的一切事物。

  蘭布拉大道的盡頭是貝爾港,這邊的地標是一座哥倫布雕像,他傲氣十足的指向遠方,一副要征服海洋的模樣;我站在雕像下面時突然想到,哥倫布是最早到達美洲的歐洲人,之後的數個世紀,成千上萬的歐洲人離開家鄉來到所謂的「新大陸」展開新生活,不論在舊世界是貴族還是窮人,只要來到美洲人人都有機會成功。

  想到自己在離開伊比利半島以後也即將前往美洲,這個充滿冒險與機會的世界、遍布著神秘的自然與文明奇景;我慢慢的沿著貝爾港散步,即將離開熟悉的「舊世界」讓我心臟劇烈跳動著,這時夕陽漸漸莫入西邊的群山,只留下橘紫色的美麗晚霞,以及遠方點點的漁船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