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再也沒有限制

美國.紐約
20161031

  在紐華克機場的入境大廳等待時,我便注意到一件很不同的事,旅行至今走過的每個國家,幾乎都是由單一民族組成;這是我首次看見這麼多不同的面孔,來自東亞、南亞、西亞、非洲、歐洲的人們,甚至更大部分是我根本無法辨認其祖先的家鄉,不同的顏色不同的輪廓讓我眼睛有點暈眩無法適應。

  我戰戰兢兢搭著火車進入曼哈頓,剛走出車站那一刻便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的目瞪口呆,眼前全擠滿了高聳的摩天大樓,天空被壓縮到只剩下細細的一條線,人們的腳步好快、喇叭聲和鳴笛聲四處響起,我像是誤入熱帶叢林的小動物,驚恐地抬起頭看著如同參天古木的建築物。


  我站在馬路邊等待綠燈,身邊的人們卻把號誌都當成空氣,即使紅燈照樣過馬路,只見車輛在旁邊氣急敗壞的按著喇叭,卻沒有人因此有加快腳步的意思;我觀察了幾分鐘,發現每個紐約客都這樣做,我也學著他們開始不甩紅綠燈,把整個曼哈頓都當成人行道。

  在紐約這幾天我借住在一位大學同學王啟安家中,由於曼哈頓的都市規劃做的非常完善,南北巷稱為大道、東西向稱為街,我連地圖都不用就輕鬆找到朋友的公寓,卸下行李以後我把沿途所見所聞告訴他。

  「對啊!歡迎來到紐約」聽完以後王啟安笑著說。


  當我在火車上看見許多人打扮成電影人物或是漫畫角色時,才想起今天就是萬聖節;聽王啟安說曼哈頓有一場遊行,儘管因為昨天在機場沒睡好加上時差影響,目前身體非常疲憊,然而覺得因此而錯過節慶,等到隔天睡飽以後我一定會很後悔,因此我還是硬撐著身體沖個澡便出門。

  當靠近遊行會場時,才發現紐約警方把整個區域都架起柵欄,他們要求參加遊行的民眾必須從指定入口進入,然後沿著單一路線走向出口;雖然指定入口距離我的所在位置有數公里遠,但我也只能在心中暗罵兩句,聳聳肩準備離開,這時我突然發現身邊開始鼓譟起來。

  有些人覺得這規定不合理,便開始跟警察吵了起來,有些人則趁著混亂翻越柵欄往會場跑去,警察大聲喝斥,然後開始動手阻止人潮湧進,這樣的音量和兇悍程度如果發生在台灣,民眾大概馬上就投降了;然而美國人民崇尚自由主義、身體中又留著拓荒者的強悍血液,雙方就這樣開始推擠謾罵。

  我看著場面一片混亂,由於不想被捲進其中,我便悄悄退出人潮,認命的朝著下城區的遊行集合點走去。


  萬聖節遊行確實讓我開了眼界,擺脫了傳統的束縛,這邊與德國啤酒節最大的不同就是完全沒有限制,奔放又創意;耶穌旁邊走著小丑女,面具殺人魔傑森和川普一起跳舞,有人穿著恐龍裝到處亂跑嚇人,有人爬到附近的教堂鐘塔用線垂釣客車大小的蜘蛛娃娃,看起來就像蜘蛛爬上了教堂。

  一台改裝過的麵包車經過,用擴音喇叭放著麥克傑克森的音樂,後面幾百個人打扮成殭屍列隊跳著殭屍舞,每當有非常創意的人出現,旁邊的人一定大聲吹起口哨拍手;當我也跟著人們放肆大笑時,突然頭被什麼東西敲到,回過頭仔細一看才發現我身旁竟然有個人假扮成行道樹,栩栩如生站在我身邊完全沒有察覺,埋梗埋了這麼久,我忍不住和他擊了個掌。

  另外一輛改裝貨車經過,用重低音喇叭放著夜店音樂,上面賓拉登、自由女神、綠巨人浩克和忍者龜擠在欄杆邊隨著音樂跳舞,防邊放起了乾冰霧氣,整個街道瞬間變成露天夜店,各種不同打扮的人隨著音樂開始搖擺身體。


  由於朋友明天還要上課不方便太晚還在外面,所以大約晚上十點我便離開會場準備回家;當我散步經過時代廣場的時候,突然被眼前的景觀震撼住了,明明是夜晚但整個廣場卻被電子螢幕照耀得和白天一樣,我駐足在廣場中央慢慢旋轉看著四周,所有的電子螢幕都在播放不同的廣告。


  這時我突然產生了一種強烈的錯覺,這個廣場正是這座巨大都會的縮影,每個角落都在發生著什麼,宏觀的話讓人頭昏眼花、細看卻每個角落都值得駐足觀賞,我繼續旋轉身體,直到自己不再對眼前閃爍的景象感到暈眩才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