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只有現在

哥倫比亞.波哥大
20161117

  我第一次被拉丁人的熱情給嚇到,是當丹尼爾在教室介紹班上的女生同學給我認識時,剛講完名字對方便直接向前傾身抱住我,然後頭湊到我的臉頰邊發出親吻的聲音,我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回應。

  「你的臉現在比我的衣服還要紅」丹尼爾看著我遲鈍的表情,拉著他的T恤大聲笑了出來;後來他才跟我說,拉丁文化中男女生見面都會有這樣親吻臉頰的習慣,即使首次見面的朋友也不例外。

  我是在印度旅行時認識丹尼爾的,我們住在同一間青年旅館,其實當時我跟他不熟、也沒什麼交談,只是禮貌性交換臉書;前幾天他偶然看見我的動態知道我要來哥倫比亞,便傳訊息跟我說波哥大可以住他家,這對我來說求之不得,旅行越到後期我越能體會住在當地朋友家的樂趣,雖然有很多禮節要注意而且得配合對方生活作息,然而可以更無距離看見當地生活的樣貌,比如今天丹尼爾帶著我來到他的學校,我計劃假裝學生混進教室旁聽。


  理論上下午兩點開始上課,所以我一點半便提醒丹尼爾準備離開宿舍,他卻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我想說他應該比我更能掌握從宿舍到教室需要多少時間;然而我這樣想根本太過天真,完全低估拉丁民族對時間的掌握能力,下午兩點半我們還在宿舍裡摸魚。

  直到我們終於離開宿舍,沿途卻至少解了十個支線任務,丹尼爾一會說這棟建築塗鴉很好看要帶我去看,一會遇到認識的人便停下來親親抱抱聊天,一會看見校園草皮上有人在彈吉他唱歌,他便撿起兩根樹枝、拿起人行道上的三角錐當鼓,開開心心跑過去敲敲打打,十餘分鐘後才互道再見離開。

  「你朋友好多噢,到處都可以遇到認識的人。」
  「他們我都不認識啊,只是好像很好玩過去玩一下而已」丹尼爾說。

  因此不意外我們來到系館時,距離四點下課只剩下十分鐘,整趟上課之路從頭到尾都是我在催促他不要玩快點進教室,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丹尼爾帶著我在教室外面等待下課,然後拉著我進去認識他的同學,整個下午荒謬的讓我有點哭笑不得。

  「喂喂喂喂!你根本不是來上課的吧!」我看著丹尼爾雙手環抱著他的同學,有點無奈地說。


  整個哥倫比亞大學隨處都瀰漫著濃郁的大麻味道,整天晃下來我至少聞過二十次有餘,這邊大麻明明就違法,我真好奇這個國家到底有沒有警察;雖然這也不算是壞事,因為擔心丹尼爾上課會遲到導致情緒非常緊繃,這時我發現只要深呼吸幾口,身體便會放鬆不少。

  離開教室以後我們回到剛才丹尼爾打鼓的校園草皮,剛剛那群人架起了鐵鍋和鐵架開始煮湯烤肉,旁邊有人搬出音響放起拉丁音樂,許多人便開始在草地上跳起騷莎舞。

  「你知道他們在幹嘛嗎?」我好奇地問丹尼爾。
  「他們剛剛有跟我說今天要慶祝學期結束。」
  「可是你們不是下個禮拜期末考嗎?」
  「對啊,但是沒人規定下禮拜要考試現在不能慶祝學期結束,畢竟大家壓力都很大」丹尼爾笑著說完,便跑過去消失在跳舞的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