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11月26日 星期六

貧民窟中的搏鬥

哥倫比亞.波哥大
20161120

  雖然丹尼爾表面一副屌兒啷噹,然而真正進入期末考週,他還是每天都躲在系館讀書,自然也沒時間陪我到處鬼混,剛好這時另一位環遊世界中的台灣背包客方世宇來到波哥大,我們便開始用遊客的角度探索這個城市。

  這天早上我們搭纜車到城郊的蒙特賽拉山,網路上的資訊再再警告如果要上山千萬要趁週末遊客比較多的時候,因為比較偏僻又靠近貧民窟,這邊有時仍然會發生治安事件。

  登上了山頂鳥瞰整個波哥大城區,山谷綿延到遠方坡地全部都蓋滿房屋,不愧是個有八百萬人口的大都會;當初西班牙人來到美洲時會先在平地建城,後來越來越多農村人口湧進都市,平原房價越來越貴的結果,比較窮的人只好在選擇坡地蓋房子,這便是南美大都會周圍貧民窟的由來。



  哥倫比亞的第二大城麥德林,本來是全世界最惡名昭彰的毒梟城市,後來市長了解到想要消弭犯罪就要先消弭貧窮,於是開始在貧民窟建體育場、圖書館和學校等公共建設,還搭建交通用的纜車進入坡地上的貧民窟,生活條件改善以後,百姓便不願意鋌而走險支持毒梟

  哥倫比亞政府成功剿平了武裝毒梟,而麥德林的貧民窟也意外變成許多背包客想要探索的地方,剛從麥德林過來的方世宇,不停告訴我進入貧民窟是多麼有趣的體驗,雖然生活條件改善,但那邊依然保留原汁原味的生活方式,他講述自己在貧民窟的所見所聞聽得我心很癢。

  下午我們從玻利瓦爾廣場往南散步,突然看見整片貧民窟蓋滿山坡地,擁擠的房子中還可以見到許多野雞車在移動,我們兩個互看對方一眼,知道對方都想進去走走;當時並沒有對治安問題太過多慮,畢竟天還很亮、許多人車在路上進進出出、此外我們有兩個男人,想說進去走走應該不會有事。


  剛走進去便看見許多小孩子在馬路上踢著足球,周圍被漆成彩色的房子相當美麗,這才是真正哥倫比亞庶民的生活,對於旅行者而言,很多時候便是渴望看見原汁原味的生活樣貌,我的心被一股強烈的感動緊緊包圍。



  這時我突然看見一條漂亮的小徑,轉過頭正想跟方世宇講話,沒想到這時三個青少年圍了上來,其中一個抓著我的衣領、舉起匕首就要往我胸口刺,我急忙反射性地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個青少年趁機用刀割斷了我的腰包;我用力把自己的腰包搶了就跑,眼鏡卻因為轉身太用力而飛了出去。

  方世宇在前面大喊救命,其實他也正被幾個青少年包圍,然而因為手裡有攝影腳架,沒有人敢靠近他;但此時最荒謬的畫面是周圍竟然有許多路人,有爸爸推著嬰兒車、有媽媽帶著穿著制服剛放學的孩童,這些人想必是這些青少年的鄰居,不知道他們怎麼有辦法看著鄰居小孩當街搶劫還這麼理所當然。

  我本身短跑就非常快,加上腎上腺素爆發,原本以為可以很輕鬆甩開這些強盜,沒想到跑到巷口回頭一看那個拿刀的青少年距離我只有幾步之遙,我們繼續沒命的逃跑,直到靠近警察局才停止,那群強盜自然已經不見人影。

  這時只見我身上的衣服被割破了洞,棉花從外套不停跑出來,我想要拜託警察陪我回到剛剛的地方撿回我掉的眼鏡,然而我已經被嚇到連英文都不會說了,幸虧方世宇很冷靜、加上他的西語能力很強,才有辦法跟警察解釋來龍去脈,沒想到警察聽完以後聳聳肩表示不是他的轄區,叫我們回去貧民窟裡面的警局找人幫忙。

  我聽完那個警察擺爛以後,理智線都快斷掉了,原本想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幸虧方世宇夠冷靜知道在這邊爭執沒什麼用,急忙拉著我走出警局。


  離開警局後他帶著沒有眼鏡的我在附近街區找人幫忙,很快便找到正在巡邏願意幫忙的警察,我們走在人行道上,而他騎著機車緩緩跟在我們旁邊,終於走到剛剛事發的地點,才注意到現場已經有幾個警察了,看來應該是有好心的路人報案。

  我們在地上的積水攤中發現我眼鏡的碎片,顯然是被後來經過的車輛輾碎的,我拾起鏡架的殘骸收進口袋,想把他當作紀念品;我有點無奈地對著那些警察苦笑著,那個陪我們過來的警察說要陪我們走回旅館,雖然他完全不會說英語、我們在半路上無法跟他聊天,但他就這樣靜靜陪在我們身邊走了一個小時回到舊城區。

  當他轉身要走回自己的轄區時,我只能緊緊握住他的手跟他鞠躬,表達自己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