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

慾望城市

美國.紐約
2016115

  在紐約待了一個禮拜,預計拜訪的景點卻還看不到一半,這不是非常值得觀光的地方,但如果有錢的話,紐約確實非常值得生活;除了可以吃的到各國的食物、遇見各式各樣的人們、欣賞各種有趣的展覽與藝文活動,想要玩千奇百怪的花樣都找的到;朋友說紐約人很冷漠都在過自己的生活,實在因為作為這個大都會的小市民太過有趣,人們不太有心神關注其他事情。

  參加了台灣人社群主辦的活動,才發現好幾個比較少聯絡的大學同學都在這邊讀書,就像舉辦小型同學會那樣;完全沒有預料這邊還有其他認識的人,當朋友在人群中欣喜的大叫我的名字,我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無法回應。

  由於認識的朋友越來越多,我在紐約的日子逐漸從旅行轉向生活,去哥倫比亞大學陪朋友讀書、到中央公園跑步、看讀戲劇的朋友畢業公演;這邊也非常容易買到台灣的食物,我會和王啟安會專程走半個小時出去買一杯功夫茶,或是去超商裡找義美小泡芙來吃。




  星期六晚上和朋友一起去夜店,自從被搶劫過後只要出門我都會計算當天大略花費,基本上不會帶太多錢,儘管遇到危險也不至於損失慘重,然而詢問朋友去夜店應該帶多少錢的時候,他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為什麼會不知道,網站上應該會有寫吧?」我訝異的問。
  「不會,他們是看你這團有多少女生、女生漂不漂亮穿著敢不敢露來決定票價的」朋友聳聳肩說。
  「什麼意思,這些東西有判別標準嗎?」
  「沒有,這邊不需要這種虛偽的東西」朋友聽完我的問題笑了出來。

  朋友是對的,我們這團本來只有一個女生,因此入場費是50美金,後來有更多女生過來,公關主動走過來說降價成40美金,這讓我啞然失笑。

  紐約確實是個很真實很血淋淋的地方,人們的節奏太快,沒有太多時間和心神去關注那些所謂的「假道學」,這邊無論身體、金錢、交際手腕全部都是武器,可以用來換取或掠奪想要的東西;當我們在隊伍中排隊時,夜店公關會主動和一些長相漂亮的女生聊天,幫他們開個小路先入場。

  當即將排到我們的時候,我發現朋友們交談的語言突然切換成了英文。

  「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你們要講英文?」和台灣人講英文實在讓我很彆扭,所以我講這段話時有些結結巴巴。
  「之前我們去過其他夜店,他們聽到我們一群人講中文就不放我們入場;然後你的英文腔調太明顯,待會不要講話,站在旁邊聽就好了」朋友解釋說,這個理由還真是傷人啊。


  之前便有另一個朋友跟我說東亞女生在美國非常受歡迎,不管黑人白人黃人都對她們很有興趣,尤其非美國土生土長的東亞女生,在美國人眼中帶著一種神祕的吸引力;今天果然見識到東亞女生的魅力,女生朋友一個個被約進場跳舞,只剩我們幾個男生站在角落邊喝酒聊天。

  後來朋友們或著進場打獵、或著回家休息,我看時間也不早因為住在朋友家必須趁他們都睡覺之前回去,所以喝完最後一杯酒我也步出夜店;這時我突然看見街邊倒著一個女生是認識的人,她的朋友們都蹲在旁邊陪著她。

  「怎麼了啊?」雖然有點累想直接開溜,但這樣做實在有點沒道義,所以我還是走過去關切。
  「她剛被一個男生拉走,再看見時就是倒在這邊了」她的朋友說。

  就在我們對話的同時,不停有流浪漢或無所事事的人走過來說要幫忙,儘管我們明確婉拒,但這些閒雜人等卻不願意離開,我們很擔心再這樣下去會出事,但連續招了幾輛計程車卻都不願意載她;只能繼續站在寒風中等待著,直到後來終於有朋友談判加價,才有司機願意把她載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