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與世隔絕的生活

哥倫比亞.雷蒂西亞
20161128

  飛機即將降落時我打開窗戶,目光所及之處一望無際都只有綠色的叢林,與平常打開飛機窗戶會看見海洋不同,這種落差讓我彷彿變成色盲;雷蒂西亞坐落在亞馬遜叢林的深處,沒有任何水路或陸路和哥倫比亞內陸連接,從這邊搭船進入巴西需要兩個禮拜、進入祕魯則需要一個禮拜,我計畫從亞馬遜叢林的最深處開始,搭乘貨船進入祕魯。

  雷蒂西亞就像一座孤島,與巴西的塔巴廷根和秘魯的聖塔羅莎相連,在這幾座城市之間穿梭既不用護照也無須換匯,三個國家的貨幣在此都可流通;這裡就像是公海一樣,出入境海關設在機場或港口邊,離開機場需要蓋出境章、然而又無需立即進入其他國家,處在這座三個城鎮複合的叢林孤島中像是脫離了國家系統,我不身在任何國家管轄之中。

  機場外面有非常多民宿主人在拉客,比過價格我很快便選定住處,聽說這邊甚至提供wifi完全出乎我意料,我放好行李打開電腦準備跟家裡報平安,沒想到輸入密碼後訊號滿格卻遲遲無法連上網路。

  「整個村落只有一個基地台,你想要用網路可能要等深夜才有機會有數據可用,而且這邊的數據應該只夠你發送訊息」民宿主人走過來說。




  民宿裡面還住了一個德國女生麥蓮娜,她在叢林裡已經待了十天,我在整趟旅行中遇過許多這樣的西方背包客,他們喜歡到沒有人去過的地方,用自己的方式走自己的路,挑戰自己能夠走到哪裡。

  「生命的旅程只有一次,我不想要複製別人的經驗,因此我不看任何旅遊攻略,我想自己來探索這個世界,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我相信自己什麼都可以做得到」她跟我解釋。


  隔天我跟著麥蓮娜去附近拜訪一個環境保護的非營利組織,這個組織在附近買下一塊地作為生態園區,可以免費入園參觀但雇請解說員需要另外收費;這邊的解說員都只講西班牙語,然而麥蓮娜的西班牙語講得非常流利,她竟然可以在我旁邊幫我做即席翻譯。

  「我們的祖先會喝這種植物的樹葉汁液防止老化」解說員帶著我們邊走邊指著路邊的樹木說「這種樹根搗碎後可以染髮或繪畫圖騰、這種樹皮嚼過後可以讓聲音變得更細。」

  熱帶叢林中的樹木千奇百怪,有各式各樣難以想像的功用,我難以想像古代的美洲原住民要如何找出這些植物的藥用,又如何能夠從茫茫樹海中辨認它們,這是在亞馬遜叢林中生活的民族特有的智慧,我充滿敬意的看著眼前這個原住民青少年。

  「這種植物便是死藤,部落的巫醫會用他的汁液來淨化靈魂與祝禱」他指著一棵奇異的植物說,這棵植物像是兩棵樹木被扭麻花那樣纏繞在一起「它的汁液便是鼎鼎大名的死藤水,由於喝過後會產生幻覺,因此在祕魯與巴西許多比較商業化的亞馬遜地區人們甚至會拿來做商業販售,但這是對我們信仰與傳統不敬的行為!」


  離開生態園區後我跟麥蓮娜搭巴士回到雷蒂西亞,當時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間了,當我們靠近中央公園的時候,突然聽見一陣無比鼓譟的聲音由遠而近傳來,我們一齊抬頭往聲音的方向看去。


  只見成千上萬隻鸚鵡密密麻麻掠過整片天空,我們呆滯地望著,一波又一波源源不絕的鸚鵡像是風暴那樣不停襲捲著,整整二十分鐘的時間不曾停止。

  「我們果然是在亞馬遜叢林中呢」我喃喃自語地說,震耳欲聾的鳥叫聲讓我覺得自己的聲音變得好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