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12月15日 星期四

魔法時刻

祕魯.查查波亞斯
20161213

  在準備離開伊基托斯的那天早上,我接到了胡安的訊息,聽說他剛抵達這座城市問我要不要見個面,我簡直求之不得,這幾天實在過得太寂寞。

  我待的旅館裡面住滿了嬉皮,他們用與我全然不同的方式活著,每個人都吃素、赤腳與綁雷鬼頭,每天不是圍在一起抽大麻,就是窩在旅館角落編織手工藝品上街販售,籌到旅費便前往下個城市;雖然他們總是滿臉笑容對我相當友善,但我有些受不了聊天時開口閉口就是能量連結,彷彿跟直銷一樣,常常講兩句話題就斷掉,搞得我這幾天沒人可以交談。

  我在武器廣場見到了胡安,他看到我立刻撲上來給我一個擁抱。

  「你怎麼在叢林裡待這麼久啊?」雖然之前在船上生活了兩天,但我還是對他的熱情有些不習慣,我拍拍他的背縮起脖子問他。
  「下船那天我找不到人家借宿,晚上就直接睡在街上,結果隔天就發現行李都被拿走了,沒有錢付船票來伊基托斯,於是我便跟船東商量幫忙搬貨賺錢換船票,所以行程才延誤到」胡安一派輕鬆的說。

  聽起來胡安這個禮拜根本在叢林掙扎求生,我不知道他怎麼有辦法用這麼雲淡風輕的語氣講述這麼悲慘的經歷。

  「聽說你今天就要離開了,應該是要搭船去尤里馬瓜斯吧,我對大城市沒什麼興趣,不然我們一起行動吧。」


  就這樣我跟胡安開始結伴,又一起很廢的在貨輪上待了四天,在船上的時間像被扭曲一樣,以三餐供應時間做為切割,中間便是無止盡的等待與放空。

  原本我打算抵達尤里馬瓜斯後便直接搭夜車前往秘魯第二大城楚吉約,但在船上胡安提到他要去查查波亞斯,我半開玩笑得說也許可以一起行動,結果他開心的抱著我,這樣的熱情搞到我完全無法招架,轉過頭我已經在這個根本沒聽過名字得小鎮裡。



  查查波亞斯得沒沒無聞大概因為基礎建設太差,其實他的旅遊條件完全不輸給祕魯任何一個觀光重鎮,除了有落差將近800公尺的郭克塔(Gocta)瀑布,還有保存程度與規模完全不輸馬丘比丘的遺址古埃拉普(Guelap),而且正因為這邊觀光不發達,某程度而言更原汁原味保留了祕魯的風貌。

  集體行動的好處是可以分擔花費而且不會無聊,壞處是必須承擔夥伴的個性,我們計畫去古埃拉普的那天,因為必須健行整整八個小時、還要加上拜訪古蹟的時間,我訂了早上六點的鬧鐘,想說起床可以買個早餐帶到公車上吃,事實證明我太過天真。

  要叫胡安起床可不是搖搖他這麼簡單,因為他的應聲只是敷衍,無法叫完他就去做自己的事,必須待在床邊不停催促直到他坐起來,原本以為他終於要開始行動,沒想到他只是用手機放起音樂,慵懶地說「美好的早晨必須從優美的音樂開始,我要聽完這首歌才起床。」

  沒辦法我只好去刷牙洗臉,出來時卻發現他不見了,我著急地四處尋找,直到半個小時後才看見他抱著一堆蔬菜水果進門,原來他跑去附近菜市場;他用手機讓男高音的歌聲充滿房間,走進廚房開始用果汁機打綜合蔬果汁、切馬鈴薯炸薯片、用烤箱烘蛋餅、打開沙丁魚罐頭擺盤。

  早上九點,我坐在無比豐盛的豪華早餐前面,卻滿臉大便,從古埃拉普回來的末班公車是下午五點,如果要今天前往,除了健行必須非常拼命以外,也沒多少時間觀賞遺跡。

  我狼吞虎嚥的把早餐吃完,著急地看著胡安細細品味咀嚼自己的手藝,整顆心都要死掉了;終於他吃完早餐拿起紙巾擦擦嘴,我站起來準備出發,沒想到他卻拿出杯子和茶葉燒起熱水。

  「美好的早晨必須從一杯濃醇的瑪黛茶開始,我們喝杯茶再走。」




  古埃拉普遺址果然壯觀,拜訪他必須經過八公里攀升1300公尺的山路,這樣的門檻導致幾乎沒有觀光客到此,我們在買票時進行登記,發現今天總共只有五個遊客到訪,這讓探訪遺址更有味道,只有我們靜靜漫步在破碎石堆中,遙想千百年前這座古都中人們的生活樣貌。

  我們走到懸崖邊,望著一望無際綿延的山脈與峽谷,白雲緩緩的移動、老鷹在天空盤旋,胡安坐下來點起菸。

  「我知道你不喜歡聽嬉皮說能量連結這些事,以前我也覺得這樣的論調讓我反感,但在旅行中實在遇到太多巧合,這時我發現相信一些非邏輯的事反而讓我的世界更加寬廣」胡安說完用鼻子噴出一串煙。
  「怎麼說啊?」
  「當時船上有這麼多人,我們的目的地既不相同、個性又差很多,用邏輯想很難知道現在我們會結伴旅行,但就是有這麼多亂七八糟的巧合,我寧願相信有一股神祕力量主導這些巧合。」

  我不知道應該回應他什麼,只能慵懶的躺下來,我拿出手機要聽音樂時突然注意到現在下午三點半,距離回查查波亞斯的末班車只剩一個多小時,我跳起來搖著胡安。

  「好啦下山了,不然我們會錯過末班車!」
  「不要,天氣這麼舒服讓我睡個覺再走」胡安側過身不甩我,只留下我一臉窘迫。


  抵達山下小鎮時已經是晚上七點,早已錯過末班車時間,但胡安看似完全不著急,只是擺擺手說「反正總會有人經過,我們搭便車回去就好啦!」

  我是完全不抱持任何希望,想起之前他下船時信心滿滿地說借宿很容易,結果還是流落街頭;沒想到他在幾分鐘之內就攔到車,有個祕魯女生來這個小鎮開會,一個小時後結束,說可以順道載我們回查查波亞斯,這個消息讓我喜出望外,至少肯定今天可以回到城裡讓我安心不少。

  沒想到等到晚上十點多還是不見那個女生蹤影,雖然知道祕魯的一個小時和我們不太相同,但終究覺得有些奇怪,那個女生的車子停在前方,我們好奇的走到車子旁邊,沒想到這時有個警察走過來。

  「你們怎麼會對我的車子這麼有興趣?」
  「車主不是一個女生嗎?來這邊辦公待會要回查查波亞斯?」
  「你們在說什麼?這是我的車子,而且從昨天就停在這邊了啊!」

  雖然我們一頭霧水,但事實鐵錚錚擺在眼前,我們一直在注意這輛車子,搞不好那個女生早就離開而我們沒有發現,這個想法讓我和胡安兩個人臉都垮了下來;我滿臉大便,如果不是胡安耍廢,現在的情況也不會發生,但我沒有資格怪他,時間真的緊迫時我沒有採取行動,只是放任情況發生而已。

  我沮喪的倒在長椅上,山裡的夜晚冷風相當刺骨,胡安則是跑去各間民宅敲門看能不能借宿,但其實我們都知道這麼晚根本不可能有人收留,結局大概只能在街邊等待明天清晨第一班巴士。

  就在這個時後,遠方突然出現一盞車燈,我和胡安互看一眼,立刻跑到馬路中央,就算用身體也要攔住那輛車;果然車子停了下來,剛才那個祕魯女生訝異的走下來說「你們怎麼還在這邊啊,趕快上車吧!」

  我和胡安趕忙坐進後座,我累得直接椅著車門閉起眼睛,一陣沉默後胡安突然笑了出來說「旅行中就是有這麼多巧合發生,你看我們剛才有多絕望,就在這個瞬間突然問題就解決了,我喜歡把這個時點稱作魔法時刻。」

  胡安滔滔不絕的說著,但我早已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