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帝國傾覆前

祕魯.庫斯科
20161228

  走進庫斯科主座教堂,我看見一個西班牙騎士揮舞寶劍的雕像,馬匹的腳下踩著狼狽的印加國王,巨大的木製十字架聳立在背後,這是西班牙人從歐洲帶來的第一個十字架,皮札羅扛著他征服了整個印加帝國;這時我還不知道,自己所站立的土地上面,曾經流過多少鮮血和淚水。


  1530年,西班牙探險家皮札羅率領168名士兵從加勒比海進入南美洲,印第安人看到這些與自己樣貌迥異的西班牙人,他們可以發出雷電、騎著神奇的野獸、穿著閃閃發光的堅硬布衣,以為他們是白皮膚的創世神維拉科查,儘管今天的我們知道當時的印第安人看見的是槍炮、馬匹與盔甲。

  我看著牆壁上懸掛的油畫,其中有一幅在講述托雷多的圍城作戰,西班牙人因為聖母顯靈而擊敗摩爾人,畫面中的摩爾人不是騎駱駝而是騎駱馬,顯然「教育」意味非常濃厚,是為了讓印加人更容易理解油畫的故事,異教徒終究會被毀滅擊敗。

  離開主座教堂後我來到武器廣場,由於耶誕節將近,整個廣場變成偌大的耶誕市集,攤位上放滿各種聖經故事中的小玩具,樂隊在廣場上吹奏著聖誕歌曲;耶穌誕生的塑像擺在廣場正中央,約瑟、瑪莉、東方三博士和天使圍繞在馬槽邊,看著溫暖星光照耀的耶穌。

  1532年,皮札羅和印加國王阿塔瓦爾帕在祕魯北路相遇,皮札羅邀請阿塔瓦爾帕會面,並交給他一本聖經,告訴他上帝的話語便在其中,希望印加國王可以臣服於天主的腳下,阿塔瓦爾帕把聖經放在耳邊傾聽許久,搖搖頭把聖經丟在地上質問皮札羅「為什麼我沒有聽見他對我說話?」

  皮札羅大手一揮,埋伏的西班牙軍隊立刻衝出來綁架阿塔瓦爾帕,雖然印加國王身邊隨行著七千軍隊,然而獸骨和布衣終究無法對抗寶劍和盔甲,偌大的卡哈瑪卡平原上只留下兩千餘具印加士兵的屍體。


  我沿著主街往聖多明哥教堂走去,周圍盡是紅瓦白牆的美麗建築,我突然想起印加人不會製瓦這件事,才意識到這些房舍雖然細部裝飾帶著印加風味,但主體結構依然是歐式建築,那麼印加帝國這座屹立數個世紀的首都,曾經擁有的輝煌與驕傲到哪裡去了?


  印加人付出了一整屋的黃金作為贖金,皮札羅卻沒有依照約定釋放阿塔瓦爾帕,反而下令處死這位國王,而且要使用他最害怕的火刑,因為印加人相信屍體遭到破壞的靈魂無法重生;國王苦苦哀求,皮札羅的手下也看不下去跑來求情,最後決議若阿塔瓦爾帕改信基督教,則改處以絞刑。

  失去國王領導的印加軍隊群龍無首,很快首都庫斯科便遭到攻陷,皮札羅和他的軍隊大肆燒殺,對於平民酷刑以獲得更多黃金的消息;西班牙拆毀庫斯科的太陽神殿,只留下基座並在上面建造起聖多明哥教堂,象徵著基督信仰把印加的宗教踩在腳下。


  我走在聖多明哥教堂外圍輕撫著灰黑的太陽神殿外牆,驚嘆著印加人精細的建造技術,在沒有現代機具的輔助下,巨大的石塊整齊堆疊,其中竟然找不到縫隙可以把我的瑞士刀插進去。

  1950年庫斯科發生大地震,聖多明哥教堂被震垮,然而位於基座的印加石牆卻屹立不搖;當時切格瓦拉騎著摩托車在此旅行,他在日記中寫下「殖民者在瓦礫中建造起了教堂,終於我們美洲母親的心臟憤怒的跳動著,摧毀了外來侵略者的印記。」


  西班牙人攻陷了庫斯科,卻仍有許多印加軍隊在帝國北部頑強抵抗,比如阿塔瓦爾帕的弟弟盧米尼亞維,他死守在基多城,殺死城中的婦女以免她們受辱,並把印加帝國的寶藏倒在附近的火山湖中;城破以後他沒有供出這批寶藏的下落,迄今仍是許多尋寶家搜尋的目標。

  印加帝國被征服了以後,皮札羅冊封曼科印卡為印加國王,表面上是統治魁儡,其實這位年輕國王胸懷大志,他暗地糾集軍隊並趁機起兵,在庫斯科周圍的薩克賽華曼堡壘和西班牙軍隊大戰,然而終究不敵西班牙的火槍與盔甲,曼科印卡帶著殘兵往聖谷逃去。

  我漫步在薩克賽華曼堡壘,周圍林立著巨石堆造的城牆,據說這邊的規模只剩下原先的五分之一,因為被西班牙人拆除拿去建造教堂;就在這時天空突然響起一聲雷響,然而離開武器廣場時還是晴朗無雲啊,庫斯科的天氣就是這樣詭譎多變,我閉起眼睛細細聆聽,我突然聽見了,在雷聲轟隆中還有人群嘶吼的叫聲。

  那彷彿是印加殘軍在雨中拿著獸骨和石斧面對騎著戰馬拿著火槍的西班牙軍隊時,視死如歸發出那一聲寧願被毀滅也不願屈服的吼叫;也彷彿是印加帝國擊敗昌卡人在此建立時,帕查庫特克向著太陽揮舞權杖,底下數以萬計的人民歡呼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