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菜鳥背包客的環遊世界旅行。

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逃票大作戰

祕魯.熱水鎮
20161226

  和胡安在查查波亞斯待了幾天,接著我們沿著祕魯海線一路往南,先去了衝浪勝地萬查科,再去有小加拉巴哥之稱的巴拉卡斯,受到祕魯涼流影響,整個祕魯海線都是一望無盡的乾燥沙漠。

  買好回台灣的機票,發現所剩時間已經不多,卻還有好多想要看的地方,我慫恿胡安陪我連夜搭車,終於在聖誕節抵達庫斯科,這座安地斯山的入口城市;靠著胡安在南美洲背包客圈的資訊,我們住進了一間神奇的廉價旅館,房價每晚只要8索爾(約台幣72),而且還可以使用廚房。

  這間旅館聚集了來自拉丁世界各地的貧窮背包客,全都衝著這邊便宜的房租而來,大家都想要使用最少的花費最大化旅行時間,雖然住宿品質實在不怎麼樣,浴室熱水是用滴的,牆壁隔音設備更是爛到不行,每天晚上誰在跟誰打炮都不是秘密,好幾次我在半夜驚醒都是因為床板震動。

  這間旅館的人們為了省錢每天都去市場採購食材回來煮飯,我也樂得每餐只分攤1索爾(約台幣9)就可以飽餐一頓。

  庫斯科景點很多卻都要價不斐,大家便嘗試各種方式逃票,晚上回到旅館中庭經驗分享,哪邊售票亭下班時間以後無人看守可以直接走進去、哪邊沒有柵欄可以翻過山進去,旅館留言本也充斥著前人留下的資訊,無論交通逃票甚至餐廳都有記載,依循這些資訊旅行便宜到幾乎像不用花錢。


  庫斯科近郊最有名的景點便是天空之城馬丘比丘,然而窺探這座世界奇觀要付出的代價相當驚人,除了令人咋舌的昂貴門票以外,光是前往熱水鎮的火車來回票價就要120美金、上山的巴士又要額外花費17美金;在哥倫比亞男生米圭爾(Miguel)和加特蘭女生阿蘭恰(Arantxa)的安排之下,我們去附近巴士站租了廂型巴士,費用分攤下來每人只要45索爾(約台幣405)

  巴士在蜿蜒的安地斯山移動,內部瀰漫著大麻煙霧,大家吹奏祕魯排笛、拍打非洲鼓、彈著烏克麗麗,只要聽到熟悉的旋律,所有人便開始齊聲合唱,這個畫面讓我想起上個世紀60年代美國非常流行的嬉皮巴士。

  儘管有自己的巴士,然而並沒有通往熱水鎮的公路,最後我們依舊得像大部分背包客從水力發電廠沿著火車軌道徒步4小時前往熱水鎮;這段路比想像中更難走,多數時候人們只能走在軌道的碎石塊上,這比天堂路還要刺痛,搞到最後大家只要看見泥土路便會開始歡呼。


  抵達熱水鎮以後,昂貴的門票依然令人卻步,大家便老毛病發作開始想怎麼逃票,米圭爾想趁晚上偷偷溜進去,胡安則說在留言本看到有人寫說可以從靠近熱水鎮3公里處游過烏魯邦巴河,對岸有條古道可以爬上馬丘比丘。

  米圭爾的建議很容易被抓到,但胡安的做法卻要游過湍急的烏魯邦巴河,權衡之下我並不想為了省門票錢冒生命危險,便決定跟著米圭爾一起行動;凌晨共有13人跟著米圭爾出發,浩浩蕩蕩的我們根本是個大型犯罪集團,月光下倒影打在兩旁的岩壁,天空突然開始飄起細雨。

  「下雨對我們來說是好事,天氣太濕冷警衛只會想躲在崗哨裡面」阿蘭恰悄聲對我說。

  第一個哨口是通過烏魯邦巴河的吊橋,黑暗中探照燈非常刺眼,我們躲在樹叢裡面,使勁不讓自己的身影暴露在光線照射範圍內;米圭爾去前方探路,他壓低身體從樹叢下往前鑽,不久便消失在黑暗之中,只留下我們一行人急促的呼吸聲此起彼落。

  「大家出來啦!崗哨裡面是假人」米圭爾大搖大擺地走回來說。


  就這樣我們輕鬆過了河,大家摸黑沿著山路往上爬,這段陡峭的路光是白天就已經讓多數人卻步,僅僅兩個小時的路程,多數旅客卻寧願搭乘昂貴的巴士上山,我們氣喘吁吁汗流浹背終於來到第二個崗哨,也就是馬丘比丘的入口處,駐守在裡面的警衛是真人,可是正在睡覺。

  「全部人一起行動太張揚,我們分成三次溜進去吧」米圭爾對著大家說,他帶著幾個人負責打先鋒溜進去,我和阿蘭恰則被分到第三組。

  米圭爾順利的翻過柵欄,十分鐘後第二組出發,此時身後突然有手電筒照過來,我轉過身看見一個警衛訝異地張大嘴巴;反應最快的是阿蘭恰,她急忙沿著公路跑下山,其他人見狀也跟著逃離現場,那個警衛大喝一聲,朝著我們追過來,但他一個中年男子怎麼可能跑得比年輕人快,很快我們便甩開他的蹤影與叫聲。

  「我累了想要回去睡覺,如果是馬丘比丘的話,這樣的票價還不算過分,明天我應該會乖乖付錢上來吧」到了第一個哨口後我向大家宣布,接著便轉過身往熱水鎮的方向走去,有兩個人也跟著我往回走,但阿蘭恰和其他人決定稍晚再次闖關。

  回到旅館我看見胡安濕淋淋地站在門口,他尷尬地朝我苦笑著,說水流太湍急他沒有把握游過去。




  隔天清晨我醒來時發現胡安的床位竟然是空著的,猜想他應該比我早醒來已經先上去了,於是我換好衣服再次沿著昨天的路線爬上山,白天走這條路線看著山峰雲霧繚繞,別有一番風情。

  剛剪完票走進馬丘比丘,遠方的山峰和壯闊的古蹟形成的畫面便讓我震撼不已,石塊堆成的房屋圍牆相當完整,讓人不難想像這座古城數個世紀以前的風景,許多遊客穿梭其中,就像是生活在天空之城的居民們,雲霧在空中渺茫飄盪著,讓整體畫面更加不真實。

  「你終於上來了,我們已經在這邊等你好久,清晨這邊沒有其他遊客,整個馬丘比丘都是我們的,你沒看到那個畫面真是太可惜」我的身後突然傳來胡安的聲音,轉過頭才發現他與米圭爾、阿蘭恰和其他人都站在我身後。
  「你昨天晚上在這邊嗎?我以為你無法過河就放棄了」我訝異的說。
  「後來我找了繩子綁在樹上再次游過去,爬上來時剛好看到日出」胡安有點邪惡的看著我說。

  「你有必要這樣做嗎?你爸媽都是大學教授收入很高,而且你有學生證可以買半價票,何必為了這點錢冒生命危險呢?」
  「欸你不懂,這才不是錢的問題,是馬丘比丘這個地方值得我這樣做!」